港陷疫情最严重时刻 各界应放下分歧同心抗疫

撰写:
撰写: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在全球多地持续肆虐,在2020年2月至6月期间,香港虽曾两度爆发疫情,但由于港府行动迅速,防疫措施应对得宜,让香港疫情很快便受到控制。香港更被国际社会称赞其抗疫成效,成全球城市抗疫的模范对象。相比起国际各国或地区疫情情况,香港疫情的情况一直不严重,不论是确诊人数或是死亡率均处于低水平,让港府及港人在两波疫情后,对疫情放下戒心,社会更普遍出现轻视疫情的心态。然而,在7月上旬情况急转直下,香港突然爆发第三波疫情,一下子摧毁香港防疫半年的努力,让香港陷入困境。

三波疫情各有特点 港陷最严重时刻

在香港爆发第三波疫情前,香港原本已经连续21日零确诊,社会各界均对抗疫持乐观态度,昐望能撤销防疫措施,重启经济活动。突然,一名厨师在7月4日确诊,香港出现“食肆”感染群组。同一时间,香港本地确诊者急速涌现,多所安养院、学校及住宅区均爆出多宗确诊个案。在7月22日,香港单日确诊105宗个案,创出确诊本地个案新高,更让新冠肺炎的确诊宗数累计超越2003年沙士的1755宗。由于源头不明的本地个案急剧增加,港府亦将多项防疫法律条文的有效期延长至12月31日,更规定市民在公众地方及交通工具均需一直配戴口罩。而香港卫生防护中心传染病处主任张竹君医生不但指香港失守,更指现阶段是香港出现疫情以来最严重的情况。

香港卫生防护中心传染病处主任张竹君医生指,现阶段是香港出现疫情以来最严重的情况。(HK01)

疫情在短时间内急速爆发,让各界不禁思考香港防疫的漏洞。由2020年1月至今,香港共出现三波疫情。第一波疫情出现在2020年1月至3月,当时正值春运回乡潮及传统流感高峰期,内地各省及来往陆港两地的人流比往时频繁。当时,港府只要求从武汉抵达香港的航班的乘客需要填写健康申报表,但不包括从内地各省乘高铁抵达香港的乘客。港府的防疫措施明显不足,让香港出现漏洞。而香港首宗确诊个案紧密接触的4名乘客,便是因不用填健康申报表,放行到香港市区逗留,让香港出现第一波疫情,不过所幸,港府很快将疫情控制住。

2020年3月,本已经控制住的香港疫情突然恶化,确诊病例数急剧增加,爆发第二波疫情,教育局更宣布全港幼稚园、小学及中学无限期停课。香港疫情突然恶化的原因是,欧美各国疫情相比香港严峻,不少在欧美的香港留学生纷纷回港避疫,而港府乃至整个社会轻忽了欧美疫情的输入风险,未能及早采取措施。

至2020年5月至6月,香港曾一度连续23天无新增本地个案。及后,香港虽然出现数宗本地确诊个案,但社会对疫情的态度仍是有所轻视,认为疫情已逐步消散,并要求港府取消“限聚令”等一连串的防疫措施。出乎意料,香港毫无预警下在7月上旬爆发第三波疫情,社会顿时陷入恐慌,出现抢米抢物资等情况。

以目前香港疫情的数据及趋势来看,香港的三波疫情有不同特点。香港第一波疫情是由内地传入,第二波疫情多是由欧美各国传入,而香港第三波疫情的特点有三个:绝大部分都是本地病例,半数病例是不能追踪源头,各类型的安养院、餐厅、药妆店都有群聚感染。对于香港突然爆发第三波疫情,港大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认为,疫情反弹跟防疫措施放宽有关。他指,虽然在3月时已出现病毒变种消息,但由于当时病毒变种,让港府的防疫措施稍为放松,例如在父亲节前放宽了防疫措施,而在食肆的确诊个案亦陆续浮现。同时,经过长时间的抗疫,不少市民出现抗疫疲劳,慢慢失去防疫意识。

在香港未爆发第三波疫情前,港人普遍轻视疫情,不少港人以“放松”为由,在户外均不佩戴口罩活动,更有港人在食肆召开过百人的派对,不少参与者更在近日被证实确诊。由此反映,不少港人防疫意识薄弱,第三波疫情的爆发无疑给港人一记沉重的教训,警告港人在疫情全球大流行背景下都不应放松警惕。

港府及港人在两波疫情后,对疫情放下戒心,社会更普遍出现轻视疫情的心态。 (HK01)

放下分歧同心抗疫已成当前香港主要任务

面对来势汹汹的第三波疫情,港府现时的防疫逻辑仍然是发现漏洞再堵漏洞,并未从源头上解决问题,港府是时候痛定思痛在防疫部署防患于未然。从流行病学角来说,大规模检测乃至“应检尽检”有助找出社区的隐形传播链,以确定被隔离和追踪名单。疫情在国际间逐渐失控时,韩国及德国曾进行大规模检测,两国在检测后的死亡率亦保持在相对较低水平,可见成效。而武汉及北京亦曾分别为1000万人口进行大规模检测,终控制疫情,成功让地确诊个案“清零”。相反,港府的检测力度和配套措施皆不足,没有积极进行大规模检测,防疫措施仅停留在“限聚令”及食肆人流管制等“治标不治本”的方式。在香港享受安逸的同时,北京疫情曾在6月时出现反弹,但当时港府与港人并没有重视及吸取相关教训,最终香港疫情突然大反弹,陷入自1月以来最严重的情况。

对于香港疫情,内地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上海专家组长、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指,香港没有像内地一样进行大规模病毒检测,香港只将疫情控制在“低水平”,没有像内地一样“清零”。同时,他批评港府现时的防疫措施,只会令疫情出现“长期波动”,而付出的社会经济成本可能会更高。

现时,疫情在全球大流行,今天又是联系密切的转变时代,抗疫早已不是个别国家或地区能独自面对及处理的事情。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曾指,未来的“新常态”是,疫情反覆时会收紧防疫措施,当疫情好转后会放宽。这样说明,疫情不会在短时间内消散。而各国专家亦预料,疫情最快仍需2021年6月才有机会完结。这意味,疫情会与人类“共存”至少1年时间,直至疫苗研究成功。

在疫苗研究成功前,香港社会应审慎应对,不能因一时失误或轻忽大意让香港之前取得亮眼防疫绩效功败垂成。现时,香港疫情的情况持续紧张,在疫情以外,香港社会的对立及分裂仍从未休止,社区仍有示威活动出现。面对香港最危急的情况,关乎港人生命健康的大危机前,香港各界实在应在这时暂时放下分歧和撕裂,齐心协力,对抗共同的敌人——病毒,而港府亦要肩起重任,拿出魄力。若疫情外的撕裂持续,只会给病毒可趁之机,让港人生命健康遭受威胁。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