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国安法戳破的幻想和揭示的现实

撰写:
撰写:

多年以来,每当与北京发生重大立场分歧或矛盾,如政制改革、国安立法,许多港人都会把目光转向海外,联合台湾,诉诸英美等西方舆论,向北京施压。不论是2014年的占中运动,还是2019年的修例风波,一些港人寄希望台湾和西方国家支援香港的想法都非常强烈。时而久之,港人难免产生一种幻想,误以为但凡与北京有什么矛盾,都能利用“两制”,联合台湾、西方社会来迫使北京改变主意。

然而,港版国安法的出台和实施,非常强有力地告诉人们,原来在可预见的当下和未来相当长时间内,无论一些港人怎么游说台湾、西方,也不管台湾、西方如何介入,他们的表态多么令一些港人心潮澎湃,都左右不了香港大局,决定不了北京的治港决策。香港终究已经是中国的香港,能真正决定香港这座城市命运和发展轨迹的,归根结底还是香港人和站在身后的国家。

香港已经回归中国23年,“一国”早已是香港最大政治现实。(新华社)

台湾和西方拯救不了香港

“与香港人民站在一起”是2019年修例风波以来,台湾和西方舆论中较常出现的口号。当时,不少港人频繁呼吁,组织游行,打出诸如“President Trump,Please Liberate Hong Kong”(特朗普总统,请解放香港)的示威条幅。一些泛民政治人物和本土派代表,甚至专门飞到台湾、美国、欧洲,拜见官员,请求支援香港反修例。基于各自不同的考量,台湾和西方社会积极关注香港修例风波,多次公开表态,尤其美国,更直接出台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试图向北京和港府施压。

2019年9月8日,香港数千名示威者在美国驻香港领事馆前游行,寻求美国特朗普政府的支持。(AP)

今年5月的中国全国“两会”上,北京宣布要制定港版国安法后,台湾和西方社会的反应,一如去年修例风波那般激烈,纷纷做出回应,批评北京违反《中英联合声明》,要将香港“一国两制”变为“一国一制”。6月中旬,七国集团(G7)外长与欧盟(EU)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还发表联合声明,要求北京停止制定港版国安法。但这都无改于香港情势,北京一边出面驳斥西方国家质疑的同时,一边继续推进国安立法。

期间,一则值得玩味的新闻是,在北京宣布要制定港版国安法后,台湾民进党政府终于在6月18日公布了“香港人道援助关怀行动专案”,宣布设立台港服务交流办公室。细细分析这份姗姗来迟的专案,却是新瓶装旧酒,口惠而实不至,非但与一些港人期盼的修订《难民法》、放宽《移民法》相距甚远,而且淡化了人道救援色彩,多了“吸引人才”、“招商引资”,予人借香港形势获渔翁之利的嫌疑。

待6月30日港版国安法正式实施后,台湾和西方国家政府固然措辞严厉,但多为流于形式的政治表态。纵使表态,国际社会也未一边倒地跟随西方反对港版国安法。例如,在6月30日的联合国(UN)人权理事会上,虽有英法德日等27个国家要求中国必须重新考虑港版国安法,但古巴代表53个国家称不干涉主权国家内部事务是《联合国宪章》重要原则,支持中国制定港版国安法。

在反对港版国安法的国家和地区中,真正能拿出相对有分量的行动措施的唯有英美。英国政府公布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即“5+1”升级方案,自2021年1月起,可申请新签证赴英居留最长5年,在5年后可以申请定居,继而在定居满1年后可申请成为英国公民,降低了港人移民的门槛。但这依然只是美丽的许诺。暂且不论英国是否有足够接纳能力,移民英国的港人是否能扎下根,单是真正愿意并有经济实力移民英国的港人就非常有限。美国虽然宣布取消香港特殊待遇,签署《香港自治法案》,以制裁北京制定港版国安法,但目前来看,影响依然有限,改变不了香港大局。

迄今,港版国安法已成功颁布实施20多天,许多港人尽管不认同,但其实已默认港版国安法的存在。一些港人期望的台湾和西方国家的介入,反倒正在成为过往。

理性认识香港政治现实

从去年10月底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建立健全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到今年5月22日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将制定港版国安法工作列入议程,再到6月30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港版国安法并于当晚由香港政府刊宪生效,整个过程迅速有力,衬托出北京对于香港事务的强大掌控力。

对于北京来说,香港地位固然非常重要,但终究只是其执掌的庞大国家下面的一个地方政府。香港“一国两制”是北京根据香港实际情况赋予的,香港《基本法》也是北京根据国家宪法制定的,不管中西方之间、陆港两地之间对此认识有多大冲突,最终的解释权与决策权都掌握在北京手中。香港和北京的关系固然因为“一国两制”而区别于其他内地城市和北京的关系,但本质上都是授权和被授权的央地关系。因为“一国”,在今天这样一个以民族国家为主体的世界秩序下,香港和北京有着共同的利益。因为授权和被授权的央地关系,香港能获得多少授权,在根本上取决于北京对香港的信任。一些港人寄希望于西方国家干预,希望通过打西方牌来反制中国,但此举不仅在根本利益上和香港存在冲突,反而会严重损害北京对香港的信任,最终导致对香港收紧管治。

“一国两制”下的香港是中国最特殊的城市之一,但不论怎么特殊,北京与香港的关系都是授权和被授权的央地关系。(视觉中国)

可这一客观事实常常被一些港人有意无意忽略。过去多年,香港非建制派在与北京打交道时,经常处于一种不可思议的矛盾之中。一方面,他们将北京视为专制强权的化身,是令人恐惧的庞然大物,类似于英国思想家霍布斯(Thomas Hobbes)笔下的怪兽“利维坦”(Leviathan),因此非常抗拒陆港融合,将“两制”当作政治屏障;另一方面,他们又每每去刺激北京,不惜以在野的对峙心态,情绪化地为了反对而反对,甚至以对抗姿态对北京伸来的橄榄枝不理不睬,不断触及北京的疼处。在这种矛盾思维的影响下,他们一方面将“一国两制”尤其是“两制”当作香港的生命力所在,另一方面却对提出“一国两制”的中共充满不认可和不屑。

长此下去,香港非建制派和北京的关系将处于恶性循环之中。每当香港非建制派不屑于中共,去刺探和挑战北京的底线时,却因为双方实力过于悬殊,根本不可同日而语,导致他们很容易因为北京的一个细小反制动作而陷入被动。又因为北京反制,非建制派会更加抗拒,变得激进和莽撞,而这又会加深北京对他们的疑虑和担忧。这种消极关系持续多年,直到去年修例风波的爆发,让北京再也不能容忍下去。

去年修例风波期间的骚乱,让香港陷入回归中国以来最严峻的管治危机。图为2019年修例风波期间的一幕。(HK01)

不少港人至今还在抱怨、指责北京改变治港政策,收缩香港的政治空间。毫无疑问,相较于回归初期“井水不犯河水”的消极“一国两制”政策,近年来北京治港的确在向积极“一国两制”转变,尤其是港版国安法的出台实施,不可避免会对过去港人习以为常的自由范围造成挤压。可这难道仅仅是因为北京的原因吗?香港地处国家地理边缘,虽然有海关隔开,但不可否认,近年整个国家的主体治理价值变化必然会影响到治港政策;更重要的是,倘若香港非建制派尤其是泛民能以积极心态和北京沟通,没有和西方政治力量联手对抗北京,没有去年的反修例骚乱,北京治港政策再怎么变,都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严厉、强势,更不会绕开香港立法会制定港版国安法。

事已至此,香港社会已经因为以前的任性、冲动付出了代价,与其继续莽撞、任性地我行我素,加剧与北京的恶性循环关系,不如及时止损,挣脱意识形态的束缚,理性认识港版国安法揭示的政治现实,务实看待北京的角色与力量,善于“以小事大以智”,积极在“一国两制”框架下和北京沟通,争取更多政治空间。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