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界建议押后港立会选举 多名参选人需回答选举提问

撰写:
撰写:

香港换届立法会选举将于2020年9月6日举行,提名期亦早已展开。由于疫情在香港再度爆发,外界有声音建议押后立法会选举,以免港人增加感染风险。在7月22日至7月26日连续5天,香港每天均保持过百宗本土确诊个案,而香港病床快将饱和,反映香港疫情情况非常严峻。

受疫情影响,外界担心立法会选举涉及大量宣传、让港人聚集及投票等情况出现,或会有机会增加市民感染风险。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认为,由于疫情短期内难以消退,建议立法会换届选举押后一年。他向特首会及行政会议建议,将立法会任期定于2021年10月1日开始,并指选举日期已刊宪,选举最多只能押后14天,但特首可行使权力,撤回或改变有关选举日期的决定。由于选举的行政工作需时准备,港府需尽快现时作决定。而中国全国政协委员张志刚同指,现时距离选举只有约6个星期时间,但疫情每日仍然向高峰进发,限制群众聚集的规定一再收紧,社会甚至讨论港府应否颁布“禁足令”,建议押后选举。他补充,选举是涉及接近300万人的大型群众活动,而香港的政治文化中,保持高度接触的行为,而现时维持4人的“限聚令”,已令许多选举工作无法进行。

对于选举主任提问,泛民主派及本土派参选人各有不同的回答。(HK01)

对于相关建议,建制派及泛民主派均有参选人表示不支持。争取连任的民主党涂谨申认为,港府是担心建制派选情,才希望押后选举。而新民党叶刘淑仪指,将选举押后短时间,对大环境没有大帮助,并指根据《立法会条例》第44条,选举只可延后14日,若港府不停押后选举,将会增加不稳定性及打击建制派士气。

近日,一国两制研究中心亦为押后选举一事进行民意调查,该调查合共访合1093位18岁以上的港人,问受访者如疫情恶化,是否应推迟立法会选举。结果显示,有48.5%受访者认为应押后,而41.2%受访者认为不应押后。而这调查是在7月12日至21日期间进行。而在7月21日后,香港的疫情进一步恶化。这反映,在疫情在未达到最严重的时刻,已有近半港人希望押后选举,以免社区出现疫情“大爆发”。

事实上,现时香港疫情情况十分严峻,在港人生命健康及选举相比,毫无疑问前者重要许多。若选举最终因疫情严峻而押后,相信大部分港人均会理解。但前提是,港府必需在决定押后选举前,在防疫措施上真的已用尽方法。现时,外界有声音指港府的防疫措施存在很大漏洞,才会让香港出现第三波疫情。为此,港府必需在防疫上多加反思及改进。若单纯押后选举,而在防疫措施上不作为,这难免有机会引起部分港人反对。

另一方面,泛民主派及本土派多位参选人,近日收到选举主任来信,要求回答政治主张及是否支持外国力量制裁香港等问题。对于提问,泛民主派及本土派参选人各有不同的回答。传统泛民的公民党,3位争取连任的成员杨岳桥、郭荣铿及郭家麒强调,否认有意借助外国力量制裁香港,并指所有决定均是在港版国安法前颁布前做出的。

而“抗争派”的现任中西区区议员梁晃维指,自港版国安法实施后﹐明白要求外国制裁可能干犯勾结外国势力,现时已无意请求美国政府实施制裁,并表明不支持民主自决、民族自决及“港独”。而另一港岛区参选人袁嘉蔚,则支持香港履行维护国家安全的责任,并删除社交网站中展示“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口号的相片。

虽然泛民主派及本土派的参选人均表示其政治立场,但这并不代表定必合符参选资格。以2016年立法会选举为例,当时本土民主前线的梁天琦表示不支持“港独”,但选举主任仍然取消相关参选资格,反映参选资格的考量不仅只局限当前的回答,仍会考虑参选人过往的言论或行为。

外界估计,若港府将“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曾要求外国制裁香港或持“港独”等政治立场视为不拥护《基本法》,泛民主派或本土派或有多位参选人会被取消参选资格。若港府不押后立法会选举,相信近日将公布各参选人的参选资格。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