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港版国安法雷霆落地 接下来需要惠风细雨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港版国安法已经刊宪实施一个月,香港社会的反应比原先人们预计的要平静许多。在港版国安法出台之前,不少声音担心会引发香港社会反弹,甚至不排除重蹈2019年修例风波一幕。临近港版国安法公布实施前后,香港警队均严阵以待,预防最坏情况出现,据闻北京也已做好相应预案。现时回头来看,相比于早前喧嚣的口水战,尤其是去年修例风波的紧张情势,港版国安法实施一个月以来,香港社会的反应安静得出乎意料。

这固然与香港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突然反弹,第三波爆发不无关联,更重要的原因或许是,面对港版国安法的威慑及其传递出的北京强大掌控力,一些港人得以认识到小小的香港根本无法对抗强大的中央。去年北京在香港修例风波期间的克制,让不少港人误以为或可挟香港以令国家,通过“揽炒”迫使中央政府让步。未曾想到的是,修例风波非但未能如一些港人所期待的那样达成“五大诉求”,反而酿成中国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以来最严峻的管治危机,使得“一国两制”遭遇回归以来的最严峻挑战,令北京下定决心出手。结果,还未等香港社会反应过来,从去年10月底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填补香港国安漏洞算起,北京在短短八个月内,就高效地完成港版国安法从做出立法决定、开展社会咨询到审议通过法律草案的全部工作,让反对立法的香港非建制派根本无从招架。被港人寄予期望的台湾、西方社会,纵使进行了严厉的政治表态,像美国甚至推出了《香港自治法案》,取消香港特殊待遇,但终究无法实质性扭转局面。

与泛民支持者普遍反对港版国安法不同,建制派支持者大多认为港版国安法能够维护香港社会的繁荣稳定。(AP)

面对此情此景,港人固然会感到失望和无力,甚至产生移民的冲动,让移民话题大热,但多数人还是选择回归现实。多数港人本就揾食艰难,常年为生活奔波。相比于虚无缥缈的政治,现实生活中的困顿、不如意和压力,才是基础性常态。近些年来,在激进主张和分离主义的俘获下,许多港人沉溺于港独这个“镜中花,水中月”中难以自拔,导致香港社会持续的撕裂、内耗和政治动荡。如今,在港版国安法压境后,纵使有焦虑和不满,多数人也已如梦初醒,知道港独是不归路,对抗中央只会招致更严厉管治。而香港社会又一直是法治社会,港人普遍视法治为核心价值,习惯于遵守法律。在这种情况下,当他们被港版国安法惊醒后,即便会有无力感和深深焦虑,他们还是会回归现实,遵守国安法。

但不得不提醒的是,香港社会过去一个月的安静并不意味着香港能真正回归稳定与和睦,更不意味着香港问题已经因为港版国安法的实施得到解决。事实上,尽管现时香港社会已经默认港版国安法的存在,但不满、疑虑和抗拒的心态,仍然非常普遍。从最近泛民阵营举行“初选”就能看出,本土派、抗争派的潜流仍在涌动,持激进主张或有激进行为的政治力量,隐隐然有主导泛民阵营话语权的可能性。

对于这种平静表面下的真实态势,北京治港团队不可不察。港版国安法的公布实施,只是解决香港问题的开始,留给北京治港团队的挑战依旧任重道远。香港问题并非始于近些年,而是早在港英殖民时期就已凸显,时至今日,已有积重难返之势。香港问题的领域也不仅仅是国安漏洞问题,甚至不完全是政治问题,而是牵涉更为复杂、深层的经济民生问题。港版国安法只是填补国安漏洞,打开了解决香港问题的重要一步,接下来能否根治沉疴痼疾,考验着治港团队的智慧和能力。

首先,面对港版国安法实施后港人的普遍疑虑,治港团队既要懂得换位思考,体认港人的担忧,做好沟通解释工作,更要在实际执法过程中保持谦抑精神,恪守“一国两制”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大原则,严格遵循法律。尤其是作为执法机关的香港警务处维护国家安全部门和驻港国安公署,要全面准确地理解“一国两制”和港版国安法立法初衷,不要因为某些个案处理不当而落人口实,加深港人疑虑,抑制社会原有活力,造成香港人心更为疏离。毕竟,港版国安法的出台不是目的,也并非只是单纯为了解决国安问题,比港版国安法更为重要的是香港“一国两制”行稳致远,是香港的繁荣稳定,是在此前提下实现香港人心回归。

其次,港版国安法施行后,治港团队要考虑适时回应港人的政改诉求。香港回归二十三年来,政改始终是横亘在陆港之间、央港之间的一个心结,一根难以拔除的刺。香港社会普遍将政改视为主要政治诉求,为了推进政改,香港与北京发生诸多不愉快的争拗和对抗。坦率说,就像国安立法是香港根本难以绕过的议题,作为《基本法》承诺和港人普遍心声的政改,对北京治港团队而言同样难以回避。

过往,北京在处理香港政改议题时因为多重因素考量设置了许多限定条件,与港人的期望相差甚远,造成双方关系不睦。许多分析者推测,这或许是缘于北京对香港的深深国安焦虑。倘若如此,现在随着港版国安法的出台,国安漏洞已被强势填补,那么北京没有理由不展现包容和弹性,以更开放的态度来对待港人的政改诉求。

最后,北京治港团队要看到今天香港国安问题、政治问题背后的经济民生底层。对于香港来说,国安问题、政治问题当然非常重要,但更深层的问题其实是经济民生。现时香港除了极少数生活在金字塔顶端的人能够自由自在,享受人生的惬意,绝大多数人在高房价、高租金、昂贵的生活成本、实际薪资停滞不前的窘境下,并无多少自由可言,他们疲于奔命,生活困顿,无比压抑。尤其是那些生活在劏房、笼屋里根本看不到未来的港人,他们的绝望、无助和愤怒可想而知。究其根源,是因为港英殖民政府长期信奉近乎于完全放任的自由竞争政策,导致富者越富,穷者越穷,极少数精英垄断大部分发展红利,普通人则生存艰难。当年香港六七暴动,固然有对英国人统治不满的原因,但更有深层次经济矛盾的原因。只不过在港督麦理浩(Crawford MacLehose)任内,因为他大刀阔斧的改革,才暂时缓和了矛盾。后来又经过多年的积累,矛盾再度凸显。香港回归后,北京为了安抚人心,未能检视原有的近乎于完全放任的自由不竞争政策,导致深层次矛盾愈演愈烈。那些被现实重压压得难以喘气的港人,难免会将不满、怨言指向港府乃至背后的北京。不论是占中运动、旺角骚乱,还是修例风波,尽管导火索不同,但其实都离不开经济民生问题。

经由过去几年的动荡,香港人应该认识到,这些深层次经济与民生问题,不是靠游行示威或普选就能解决的。同样,对于北京和港府来说,也要认识到,经济民生才是香港长治久安的根源,这一根源也不是靠一部港版国安法就能解决的。如今,港版国安法已雷霆落地,香港的国安漏洞已经被堵上,接下来北京与港府都应寻根究底,在依法治港的同时,解决好藏在政治问题背后的深层次矛盾,靠惠风细雨来争取香港人心回归。麦理浩作为港英殖民统治者,尚能懂得在六七暴动后耗费巨大精力去解决住房等民生问题,对香港肩负最大责任和关切的北京与港府,必须做得更好才能让港人敬服。

推荐阅读:

本文转自《多维CN》060期(2020年08月刊)社论栏目,原标题《社论:港版国安法雷霆落地 接下来需要惠风细雨》。浏览更多月刊文章:【多维CN/TW频道 】。

请留意第60期《多维CN》、第57期《多维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其他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 【订阅】多维月刊ipad版,阅读更多深度报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