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不是不应禁堂食 但港府高官真的很“离地”

撰写:
撰写:

香港新冠肺炎(COVID-19)第三波疫情持续,特区政府7月29日凌晨起全面禁止堂食后,7月30日突然又宣布8月1日恢复早午堂食,但每台收紧至两人。其实,当局为进一步阻断社交接触而禁止堂食,本是无可厚非,然而,港府在出台有关措施时,明显有欠周全考虑,根本未能为大批打工仔提供足够配套支援,才会闹出诸如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建议大家到郊野公园进餐这样的笑话,以及不少基层要躲在公园、后楼梯、天桥底、地铁站及地盘外食饭的悲剧。众所周知,特区高官“离地万丈”,但他们究竟是“离谱”到不知道有大量劳工并不像官员那般可以在办公室内上班,还是已经“官僚”到只要没有“先例可循”,面对全新问题时就会“不知所措”?

香港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建议市民到郊野公园用膳,言论相当“离地”。(HK01)

经过4、5月的“抗疫蜜月期”,即每天仅录得零星输入个案,且多日保持零本地确诊个案,由于特区政府豁免9类由海外抵港的香港居民,包括机组人员、船务人员及政府人员等,造成一大防疫漏洞,导致本港自7月中旬爆发第三波疫情。为进一步阻断社交接触,港府曾于7月15日起收紧防疫措施,禁止晚市堂食。不过,该措施旋即引发不少争议,有上夜班的打公仔批评当局不谙民情,导致他们要狼狈地在户外进食;也有人不满措施未有涵盖早午市、质疑难道香港病毒只在晚间肆虐;更令市民忿忿不平的是部份餐厅例如医院及纪律部队员工餐厅获得豁免,引起市民批评当局“大细超”,揶揄政府是否相信病毒具有“分辨能力”,只会在民间餐厅肆虐。

讽刺的是,当局豁免部份餐厅的理由是,有关人员没有食饭场所——试问,难道其他打工仔,就全都享有食饭场所?另外,也有食肆批评当局突然公布禁止晚市堂食的措施,令他们乱了阵脚,例如叙福楼集团主席黄杰龙指出,政府事前没有咨询业界、未能体察民情,甚至连餐厅员工都不可在楼面进食,“显得好荒谬”。

香港有食肆批评当局突然公布禁止晚市堂食的措施,令他们乱了阵脚。(HK01)

不过,当局不但懒理民情,未能因而调整策略、采取配套措施,更于周一(7月27日)宣布“加辣”,由7月29日凌晨起全面禁止堂食。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出席记者会时,被问及不少未能在家且必须外出工作的打工仔应该怎样解决午膳问题、如在街上或公园进食又是否触法,而张建宗竟然回应指——“你在办公室,在附近买了饭盒便回办公室吃,现时很多同事午膳时都是买饭盒回办公室吃。在郊野公园吃是否可以,我们没有限制,但当然你不能构成环境污染,到处乱扔饭盒等,个人卫生都是重要的”——这著实令人疑惑,究竟当局是否明了全港有不少不在办公室工作的户外工作群体?而若然在办公室进食,这和在餐厅堂食又有什么分别?再者,郊野公园大多远离市区,只有一小时午膳时间的打工仔,根本难以及时往返。

结果,7月29日全面禁止堂食之后,大批港人无奈要“遍地开餐”,不少基层要在公园、后楼梯、天桥底、地铁站及地盘外,席地而坐就地吃饭。其后,特区政府随即宣布开放全港19个社区中心给市民用膳,但又随即引起非议——在社区中心进食,和在食肆堂食,究竟又有什么分别?再者,除了元朗之外,基本上全港18区每区都只开放一个社区中心,而它们大多位于公共屋邨之内,究竟对在市区工作的打工仔,能有多大帮助?结果,特区政府7月30日又发出通告,表示在检视餐饮业务全面禁止堂食之后,明白该措施对上班雇员带来诸多不便,故决定由明日起恢复日间堂食,但规定餐厅顾客人数不得超过座位的一半,并把每台人数收紧至两人。

短短数天,这出“禁又唔禁”的堂食闹剧,就是这样形成的。平情而论,特区政府能够及时调整限制措施,可谓“亡羊补牢”——例如7月29日意识有需要为市民提供午膳空间时,愿意开放社区中心予市民进食,又如察悉有关空间并不足够时,又及时放宽早午堂食——不过,特区政府不得不自我拷问的是,为什么在制订措施之前,未能及早体察民情、洞悉有关问题的出现,再加以防微杜渐?你们究竟是“离谱”到不知道有大量劳工并不像官员那般可以坐在光鲜亮丽的办公室内上班,还是已经“官僚”到只要没有“先例可循”,面对全新问题时就会“不知所措”?

(本文转自香港01)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