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论:疫情刻不容缓 香港要以DQ反对派的魄力来防疫

撰寫:
撰寫:

受国际与本土疫情叠加爆发冲击,近期香港第三波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反弹高发,连续数日每天确诊个案百宗以上,屡屡创下单日确诊数量新高,迄今确诊病例已经突破三千宗,远超2003年SARS的1,755宗,而且呈多点爆发态势,更大规模的社区爆发也一触即发,香港疫情防控正处在紧要关口。香港卫生防护中心传染病处主任张竹君医生指出,现阶段是香港出现疫情以来最严重的情况。

面对形势日益严峻的疫情,依靠香港现在有限的防疫检测与治疗能力,在经历过去年反修例骚乱对政府威信与社会治理体系的折腾下,靠香港自身根本打不赢这场人类与病毒的“战争”,必须由中央政府介入,在人力与物资等方面提供大力协助。

众所周知,防范疫情最有效的方法是早发现、早隔离、早治疗,但由于香港核酸检测能力有限,医疗体系常年超负荷运转,既没有办法像内地武汉、北京那样开展大规模核酸检测,实现应检尽检,又难以收治所有确诊患者。而港府推出的防疫措施,要么难以有效实行下去,如呼吁企业员工居家办公,要么因为防疫措施考虑不周,造成民怨沸腾,迅速以失败告终,如才实行两天就被迫取消的全面禁止堂食。这导致香港疫情持续蔓延,病毒不断伺机传播,迄今都未有办法控制住疫情。

2020年7月13日晚上,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连同多名官员召开记者会,宣布一系列收紧防控措施,其中包括全港食肆在下午6时至凌晨5时,不准堂食,只准外卖。 (中新社)

而内地与中央政府经过上半年大规模防疫作战锻炼,也早已摸索出了一套完备的疫情防治办法,武汉疫情被遏制,北京以及乌鲁木齐、大连等局部疫情能被迅速控制,就已经说明了这套办法的科学性与有效性。只要香港需要,根据香港的特殊情况将这套行之有效的办法略加改动,就能在香港发挥疫情防控作用。再者,内地在核酸检测、防疫物资制造等领域的强大生产与供应能力,也可以弥补香港在这些领域的供应不足,这些因素对协助香港防疫都极为重要。

香港虽然去年发生过大规模分离主义性质的严重骚乱,中央政府驻港机构与内地游客不断在香港受到本土激进分子与港独势力暴力攻击,严重伤害了内地人的感情,但港人终究是中国人,中央政府与内地同胞还是愿意本着同胞情谊,在香港最需要的时候伸出温暖之手,不计前嫌地给香港提供各种必要援助。事实上,日前,香港中联办、中国国务院港澳办均已发声表明态度:“中央政府非常关心香港居民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将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抗击疫情提供一切必要支持。”

问题在于,香港因为“一国两制”下的特殊情况,内地与中央政府无法直接介入香港防疫,必须首先由香港向内地与中央政府提出协助请求,内地与中央政府才能大规模派员介入协助防疫。

而在请求内地和中央协助防疫的事情上,香港一些殖民地意识形态入脑的反对派,又无端将政治区隔与意识形态置于多数港人的生命安全与健康之上,又开始造谣生事,借疫情防控挑拨香港与内地之间的感情。

随着病例持续增加,香港防疫任务十分严峻,向中央政府提请帮助,有利于缓解香港医务人员的压力。(中新社)

有人无端质疑“相关做法不符合本港法例和专业守则”,提出“内地医护人员无法以英文沟通”,对内地同业充满傲慢和偏见;有人罔顾香港医疗体系已经趋于饱和的残酷现实和前线医护人员承受的巨大压力,自欺欺人地谎称“本港医疗资源和人手充足,无需内地支援”;有人甚至毫无底线的造谣构陷说“内地医疗团队会把港人基因样本送往内地”、“内地机构的诊断中心可能播疫”。

这些深植于反对派与某些所谓“专业人士”脑子中的“政治与意识形态病毒”,和新冠肺炎病毒一样,正成为香港市民生命安全与健康的最大、最现实威胁。在这些人的眼里,香港市民的生命健康并不重要,制造两地政治区隔,和借题发挥忽悠民意以赚取自身政治资本才最重要。

救人如救火。中央政府会继续密切关注香港的疫情发展,与特区政府保持紧密沟通。内地人民也愿展现大义胸怀,放下被去年骚乱造成的感情伤害,以最大诚意为香港防疫提供一切必要的支持和协助。

防疫已经成为当前香港压倒一切的头等大事,当下唯一需要的,是香港能尽快就寻求内地与中央政府协助防疫形成合力,尽快向内地与中央政府提出派员协助请求,尽快将疫情在香港压制下去。与病毒赛跑,容不得半点马虎和拖延,必须科学认识,敢于决断。在这一点上,治港团队要拿出制定港版国安法、DQ部分非建制派参选人的魄力和决心,及早推动香港开展大规模核酸检测,增加陆港防疫沟通。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