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立法会选举延后一年 “真空期”及后续问题成重点

撰写:
撰写:

特首林郑月娥在2020年7月31日宣布,由于新冠肺炎疫情严重,选举筹备工作难以顺利进行,亦有机会增加感染风险。为此,港府决定运用《紧急法》将原定于9月6日举行的立法会选举推迟一年,并将提请人大常委会决定如何处理立法会未来一年的“真空期”。

早在7月中旬时,社会已传出选举或有机会需要延后一年进行。当时,外界预料最简单的处理方法便是现任立法会议员全都续任一年,以免立法会出现“真空期”。但在7月30日,泛民主派4位争取连任的立法会议员,包括公民党的杨岳桥、郭家麒、郭荣铿及专业议政梁继昌因为被取消参选资格,让情况出现变化。对于这4位立法会议员是否是有资格续任立法会议员及“真空期”的处理,各方各有解决方法。

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指,港府可参考新加坡延长或南韩的做法。(HK01)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谭耀宗指,预料人大常委在8月开会时,会讨论4位议员可否在立法会“真空期”延任。他指,“真空期”未必需透过人大常委会释法,而这4位议员被指不符合参选资格,若他们任期延长一年是存在矛盾。而港区人大代表叶国谦建议,可由北京任命“看守议会”及议员,成立“临时立法会”。同为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陈曼琪指,根据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宪法及香港基本法,处理香港因推迟立法会选举一年产生的宪政问题,不受任何香港本地法律规限,因此人大常委会不一定在立法会“真空期”内视上届立法会议员为立法会议员。

相反,现任立法会议员田北辰认为,立法会选举押后一年,立法会应由原班人马运作。他指,不少法案及拨款项目已提出但需在下一年度处理,若要令法案及拨款有认受性,最好由原班人马进行审议。对于上述解决方案,林郑在出席记者会时曾指,有现任议员因争取连任而未获成功提名,但参考立法会条例第11条,如果未来一年立法会“真空期”需要召开立法会会议,可以邀请现届议员出席﹐亦可视他们为“真空期”的议员。对于“真空期”问题,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将于8月8日至11日在北京开会,预料届时将会处理相关问题。

而立法会选举延后,除立法会“真空期”需处理外,亦需要处理后续问题。而立法会选举其中一个需要延后的原因是,港府担心数十万计境外选民恐无法回港投票,让选举会有欠公平。由于难以预料疫情何时完结,或在明年再度爆发。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认为,港府可以利用一年时间,在防止人群聚集问题下工夫,包括增加投票票站,可参考新加坡延长投票时间或南韩预先投票等各种做法,确保一年后不论疫情的情况均可以进行选举。

另一方面,社会亦有声音指香港有实际需要研究境外投票。港府一直提倡香港融入大湾区发展,因此有需要方便在内地工作的港人投票。同时,港府亦需考虑海外的港人能否在境外投票,或是规定海外港人必需回香港才可投票。而这一连串的问题,港府必需在这一年“真空期”中解决并在社会取得共识,以免社会明年就相关问题出现矛盾。

在处理“真空期”矛盾前,部分港人不满港府将立法会选举延后一年的决定,更指相关决定是政治考虑。泛民主派22位立法会议员发联合声明,指港府以疫情为借口押后立法会选举,是践踏香港民选议会制度,批评港府相关决定。林郑强调,有关决定无政治考虑,并指港府从来不会因为怕输而阻碍选举进行。她举例指,2019年11月的区议会选举,港府深知建制派会输,但亦没有押后选举。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及前特首董建华亦指,对于港府决定表示充分理解和尊重。

事实上,现时疫情感染风险严重,港府亦难以有举行一场安全及零风险的选举。在选举与港人健康两者中,后者绝对是港府需优先考虑的事情。为公共安全和保障市民健康,港府押后立法会选举一年的决定是有利香港进行防疫。不过,港府应亦利用这一年时间,咨询各方意见及取得共识,以尽快解决立法会选举的后续问题,例如参选资格、“真空期”及明年投票安排等,让社会减少矛盾。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