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立法会“真空期”决定出炉 全体议员延任一年

撰写:
撰写:

一连四日举行的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于2020年8月11日闭幕,这次人大常委会的其中一项关键议程是,决定香港立法会“真空期”的去向。根据香港媒体《香港01》消息指,人大常委会以全票通过《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六届立法会继续运作作出决定的议案》,现届立法会议员包括早前报名参选被取消资的4名非建制派﹐将全部延任一年,亦毋须重新宣誓。

早前,香港在7月爆发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第三波,接连出现多宗源头不明个案。卫生防护中心传染病处主任张竹君指,香港已出现第二、三代传播,甚至已有第四代,部分个案难追踪确诊源头,如果情况持续,医院与检疫中心不足以应付,香港医疗体系很容易崩溃。为减低港人感染风险,港府推行各种防疫措施外,亦引用《紧急法》将原定于2020年9月6日举行的香港立法会换届选举押后一年举行。不过,做法同时让立法会出现长达一年“真空期”问题。

早前,选举主任取消公民党杨岳桥、郭家麒、郭荣铿等人参选资格。 (香港01)

而立法会“真空期”受到香港社会热议的最直接原因是,在港府宣布押后换届选举前,立法会换届选举早已接受参选人报名。但非建制派有12名参选人接获通知,被选举主任裁定提名无效。而在这12人当中,包括4名现任立法会议员郭荣铿、杨岳桥、郭家麒及梁继昌。在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召开会议前,香港社会估计有三种解决方案,分别是所有立法会议员延任一年、取消这4位议员的资格,其余议员延任一年及由港府设立“看守议会”及议员,成立“临时立法会”。

现时,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明显选择对整个香港冲撃最少的方案,即现届立法会议员全部延任一年。原因是,若人大常委会决定将该4名立法会议员取消资格,相信会引起一定支持者的不满,亦有可能会引起示威浪潮。现时,香港正面对严峻的疫情,亦面对部分港人对“港版国安法”的不满情绪。若在这个时间点,再有政治问题出现,有机会让疫情问题加剧,亦有可能让港府的民意下跌,两者平衡下,不变胜于百变。而第二个方案,即由港府设立“看守议会”及议员,成立“临时立法会”的方向,相信港人的不满不会比取消资格的方向低。其次是,在操作上有一定困难。现时立法会有不少议题及议程需在下年度跟进,若港府委任一群新的“议员”在一年内处理立法会事项,一方面时间及准备不足,另一方面选择人选问题亦是港人忧虑的地方。

相反,现届立法会议员全部延任一年的决定,是在三个方向中,大部分港人最易于接受的方案。对港府及立法会而言,亦是较为简单处理。早前,港府及建制派议员在人大常委会未有结果前,亦是较倾向这处理方向。现任立法会议员田北辰曾指,立法会选举押后一年,立法会应由原班人马运作。而特首林郑月娥亦曾指,参考立法会条例第11条,如果未来一年立法会“真空期”需要召开立法会会议,可以邀请现届议员出席﹐亦可视他们为“真空期”的议员。

对于“真空期”问题,泛民主派原先计划,若人大常委会决定该4名议员被取消资格,或有机会提出总辞。部分泛民主派议员认为,若4名议员被取消资格后,便会失去否决权,认为可利用这机会向大众表明决心,与被取消资格议员“齐上齐落”,但亦有泛民主派不认同总辞决定。现时,人大常委会决定立法会延任一年的决定,相信泛民主派不会提出总辞,并会继续在议会内抗争。不过,相信社会亦关心被取消资格的4名议员,能否在明年参与换届选举。

事实上,现时香港第三波疫情仍紧张,卫生署亦多番强调香港没有放松的空间。在疫情下,香港立法会换届选举延后一年的决定是可以理解。现阶段,港人应同心处理疫情,而社会同应借这段时间冷静思考现时的处境及未来。在这一年“真空期”时间,港府应尽快解决港人对立法会选举的不满及疑累,让香港减少矛盾。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