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香港变了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秋后算账、大快人心。这几天随着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及两个儿子等七人被港警以违反“港版国安法”拘捕,以及大量执法人员涌入《苹果日报》大楼紧急搜查的视频和图片传来,中国内地网络上旋即一片欢腾,认为这是香港彻底拨乱反正的必要且正当举措。

黎智英风波未平,警方国安处紧接着再拘捕前“香港众志”成员周庭,指其涉嫌违反国安法之中的勾结外国势力。除周庭外,香港警方还拘捕两人,分别是民间组织“香港故事”成员李宇轩,其涉嫌洗黑钱及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前学民思潮成员李宗泽,其涉嫌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

往期舆论场精彩回顾:

《人民日报》锐评就此写道,“连日来,面对美国气急败坏的制裁、虚张声势的施压,香港特区政府官员的回应掷地有声、铿锵有力,香港舆论场形成了谴责美方霸权主义行径的强劲声浪。”“中国有句老话,邪不压正。横遭世界最强权国家的无耻要挟,特区政府官员自始至终铁骨铮铮,正气凛然。这是因为,在中国的土地上维护国家安全天经地义,在自己的岗位上守卫香港福祉理所应当,根本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与此同时,《环球时报》在当日题为《香港特区政府展现出了硬骨头》的社评中,也毫不掩饰喜悦之情,并开宗明义称“(拘捕黎智英等)首先传递出一个强烈信号:香港特区政府没有被美国对林郑月娥等港府高官的制裁和一系列其他制裁吓倒。”“过去香港法律对他(黎智英)这样的人无可奈何,他被逮捕过,但抓了很快就被放,逍遥法外。人们强烈希望,国安法能够对顶风作案的他进行强有力的制裁。”

港版国安法出台之后,对黎智英的判决将会起到示范效应。(AP)

《环球时报》所谓“强烈信号”是毋庸置疑的,即便没有这次对于黎智英的抓捕事件,“港版国安法”推出后的特区政府,也很难被来自美国的制裁吓倒。而在“人们强烈希望”和谴责美方的“香港舆论场”的构成里,可能更多的是内地民众,因为港人对此的观感要复杂得多。

根据香港01记者整理当天早上7时至下午15时各个阵营总计过百个Facebook专页,关于“黎智英”相关贴文的表现,发现共354个贴文中,近半网民以“愤怒”作为回应。比如一个有关黎智英、其儿子及部分壹传媒高层被捕消息的贴文,共获三万余个“愤怒”回应,而“赞好”只有三千余个。另一则有关“香港苹果日报”的贴文,共获近三万个“愤怒”及一千余个“赞好”。

“赞好”者的缘由是相似的,但“愤怒”者却各有各的归因。而具体到黎智英身上,普遍被言说的是黎智英传媒老板的身份,因为这一身份背后,是港人惯于挂在嘴边的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所以当近200名警员进入壹传媒大楼调查时,才会有“警方一度拒绝出示手令”、“在律师未到场情况下擅自出入房间,更翻揭记者桌上文件”等消息传出,为的正是佐证此举对于香港新闻自由的干预与戕害。

这样的言说,也恰是台湾关注黎智英被拘捕一事时占据的道德高地。虽然黎智英等人如何“勾串外国或境外势力”还没有官方说法,不过台湾政坛不分朝野一面倒的抨击北京及港府“妨害新闻自由”,要求蔡英文政府拿出更多实际行动力挺香港争取民主,网络言论也不分青红皂白,称北京要藉逮捕黎智英“立威”,甚至重提滞美民运分子王丹先前所说“港版国安法生效后,7月1日黎智英与黄之锋就会被捕”说法,直指北京“忍很久了”。

正如多维新闻在《黎智英被捕 台湾人睁着眼睛看“示范效果”》中所写的,台湾政治人物的表态及“乡民”奔走相告“早知如此”并不让人意外,对他们来说,“捍卫新闻自由”是绝对的“政治正确”,无论未来黎智英等人的犯行是否明确,此时的“政治正确”,除可踩稳言论道德高地,并立于“不失分”不败之地。

黎智英在被拘捕一天后获准保释,于当地时间12日凌晨时分离开香港旺角警署。(Getty)

同样的“不让人意外”,也广泛散布于英美和日本政客中。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8月11日接受Fox Sports Radio访问时,除了谈及他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关系,亦谈及香港现在的情况,称香港的问题“有点棘手”(a little bit tough),因为它“附接”(attach)中国大陆;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在社交网站Twitter上传了去年在白宫会见黎智英的相片,并称拘捕黎智英的行动,是对全世界热爱自由民众的冒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则在Twitter上发文回应称,对黎智英被捕深感不安,认为事件将进一步削弱香港的自由;英国首相约翰逊发言人继续摆出《中英联合声明》,认为黎智英被捕进一步证明“《港区国安法》被利用作为打压反对声音的借口”,并促请香港维护市民的权利及自由;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则表示,日本政府持续对香港局势抱有重大忧虑;日本防卫大臣河野太郎亦谈到香港形势,指其令他感到忧虑。

这是一个死循环,也是一个平行时空。死循环在于,黎智英等一开始对抗北京所持的盾牌,正是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待到“港版国安法”出台后,对拘捕黎智英等人感到“愤怒”的群体所焦虑的,也是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平行时空在于,一方坚定认为这是对香港自由与民主的戕害,另一方则坚定认为这无关新闻自由,最终谁也说服不了谁,各自停留在各自既定的轨道上。

一个更好的社会,更好的制度的降临不是“自动”的,观念的变化是必要环节。尤其对香港这样一个刚刚经历了一场“高烧”,且又不自觉卷入到中美冲突最前线的地方来说,观念的变化不可能一蹴而就。所以,香港变了吗?虽然特区政府正在变得硬气,香港的整体氛围已经不同于修例风波期间,但本质上是没有变的,因为观念还没有变,政治现实感也还没有真正到来。从这个层面来看,香港距离真正的拨乱反正还有很大距离。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