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会延任】抗争派吁泛民“总辞” 学者:不尊重选民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香港特区政府早前因应疫情,引用《紧急法》押后今年立法会选举至明年9月,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日前就立法会“真空期”通过决定,延长现届立法会任期,让全体议员延任至下届选举为止。有抗争派呼吁民主派议员集体辞职杯葛议会,但他们仍未就去留问题达成共识。香港城市大学公共政策学系教授叶健民认为,“总辞”既令泛民失去掌握资源的机会,亦是不尊重选民的表现,等同剥夺了百多而百万支持者目前仅有的政治权利。

香港政府宣布押后立法会选举后,社会焦点一直落于四名早前在选举提名期内被取消参选资格的现任议员是否获准延任,现在答案呼之欲出,惟民主派却迎来另一难题——应寸土必争履行议员责任,还是放弃议会战线以示对港府押后选举的不满?在民主派初选中出线、原已报名参选的抗争派认为,全体泛民议员总辞,既可否认“临时立法会”的正当性,亦不用充当“政治花瓶”;不过,有学者提出,泛民在议会中占24席,建制派拥有42席,如全数议员归位,泛民仍可拥有关键否决权,留守岗位有更大的实际意义。

香港城市大学公共政策学系教授叶健民坦言,作多方面考虑后,自己并不赞成总辞,因为这不仅将导致泛民失去掌握资源的机会,亦是对选民不尊重。他解释,从较为务实层面出发,民主派议员在议会得到的资源,有助支持政党发展、社区及社运工作;而对于一众选民而言,“如果(泛民)那么轻易总辞,很不尊重香港市民。”

香港市民在过去几十年投票意欲的跃升,反映他们珍惜参与的权利。(美联社)

剥夺仅有政治权利

“自从香港有直选开始,这个议会制度就是畸形的,难以发挥功能、不民主......但其实香港人从头到尾都知情。”他解释,多年来选民数目及投票意欲有增无减,反映香港市民即使知道手上一票未能强而有力制衡政府,仍希望自己声音能被听见,并由代议士提出问题、透过议会取得更多的资讯,令知情权受到尊重,“如果议员总辞、或以后不再参与,这是剥夺了数百万香港选民很重要的权力——差不多是现在仅有、最重要的政治权利。”

他补充,即使政治环境越来越差,香港市民在过去几十年投票意欲的跃升,反映他们珍惜参与的权利,情况就如每届选举也会出现鼓吹投白票的主张,但质实不为主流民意所接受。

可自行演绎的“民意授权”?

有部分抗争派人士质疑,现届议员延任并未得到任何民意授权,委任如同招安,应该杯葛“不义”议会。但在叶健民眼中,这个说法放诸四海皆准,因为“总辞”实质也缺乏一个很强的民意授权:“民意授权,这个字也是各取所需。”他说:“如果说整个制度失去正当性,是否你(议员)永远都不回议会?这些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事实上,“议会无用”一说不时浮起水面,论者主张离开议会,不充“政治花瓶”。但叶健民却认为议会有用与否事在人为。他提出,尽管过去二十年来立法会权力没有增加,但不同议员会尽用议会赋予的权力,如黄毓民利用拉布牵制建制派、涂谨申促使法案委员会出现“双胞”等,令《逃犯条例》审议一拖再拖,显示香港议员在议会还有可发挥的功能:“简单说一句无用很易,但从抗争角度,现在(议员)没有资格及空间去放弃任何一个抗争方式。”

(本文转自香港01)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