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传统泛民将开展民调 决定立法会去留问题

撰写:
撰写:

受新型冠状肺炎(COVID-19)疫情影响,早前港府引用《紧急法》宣布将立法会换届选举押后,让立法会出现长达一年的“真空期”问题。为解决困境,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在2020年8月11日中,以全票通过《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六届立法会继续运作作出决定的议案》,决定香港现届立法会议员,全部延任一年。

对于延任一年的决定,非建制派有所分歧,未能达成共识。而非建制派大致分为以传统泛民为首的主留派及以抗争派为首的总辞派。现时,非建制派在立法会合共22位立法会议员,而占上7席议员的民主党早前曾发表声明指,大部分现任议员倾向留守议会。而占上5席议员的公民党,党魁杨岳桥亦曾指公民党初步是倾向留任立法会,但重申未达成共识。

民主党指预计9月21日会展开相关民调。(HK01)

非建制派在立法会的去留问题,亦让支持者各执一词,引发争议。抗争派认为,传统泛民不应留任及接受港府的“被任命”,认为应一同总辞。面对支持者对总辞的分歧,民主党坦言民主党内部亦对总辞非达殃一致共识。为此,民主党在8月20日曾召开记者会,指将科学化的民调决定去留,并通过辩论让支持和反对的市民表达意见,以作最终决定。

而民主党以民调决定去留问题的做法,亦取得非建制派立法会议员支持。公民党亦承诺会根据民调结果决定公民党议员是否留任立法会,而曾表明自身不是“主留派”的人民力量陈志全亦指,支持民主党及公民党以民调处理的做法,但强调需全体非建制派承诺接受约束才会遵从民调结果。现时,在22名议员中,合共有15名议员表明会服膺民调结果。

民主党在8月31日再次召开记者会指,现正与香港民意研究所开会,商讨民意调查细节,并预计9月3日能公布最终意见,亦预计9月21日会展开相关民调。早前,社会对建制派的民调抱有疑问,指非建制派除全体议员留任或总辞外,会否有第三条出路,例如部分议员留任等。民主党强调,民调倾向只集中问去留,不会设有第三选项选择。同时,亦指商讨过程只包括有意参加或参考民调决定去留的非建制派议员,当中不包括初选胜选人。

在早前公布的计划调查中,有超过一半受访者支持非建制派议员全体离任。对此,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认为调查结果反映一定民意,但他强调如民意研究所主席钟庭耀所言,现时需要的是一个结论,而非只具参考性的民调。林卓廷强调,在现阶段会先做好论述工作,让市民明白若全体非建制派议员总辞,会有严重及不可逆转的结果或不能跟进各种问题等。这亦反映,民主党及传统泛民均倾向留任。

对于民调的运作,香港民意研究所早前曾提出双轨授权及平衡门槛机制。意思即是,将向全港市民及非建制派支持者群组分别进行调查,并在两个组别各设门槛。而在全港市民方面﹐门槛为需过半受访者支持。而非建制派支持者群组方面,需达受访者三分二支持才达到门槛。从机制看,大部分情况下,只要其中一个组别达到门槛,便会得出结论。但仍然有机会出现“不分胜负”的情况,例如在全港市民组别中,过半受访者支持非建制派议员留任,但在非建制派支持者群组中,有三分之二受访者支持总辞。若出现“不分胜负”或争论的情况﹐相信去留权会由民主党有最终决定。

不过,由于民主党在9月3日才公布最终意见,有关民调的运作仍会有调整的可能性。而在总辞的问题上,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曾指,立法会内需要有非建制派的声音。而传统泛民亦多次强调,总辞或会影响下届立法会参选权及难以跟进各种问题。现时,香港正要处理疫情及经济等问题,施政报告亦会在10月于立法会发表。若非建制派决定总辞,相信立法会为处理相关问题有可能停顿数月运作,影响一系列议程。而在总辞一事上,传统泛民虽然多次强调倾向留守议会,并不主张总辞,明传统泛民正重回正确的方向。但传统泛民最终仍是寻求民意调查结果决定去留,反映他们立场并不坚定。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