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应如何重修与港人关系

撰寫:
撰寫:

近月,不难发现港府不论施政或任何与政治无关的是防疫措施等,均会引来不少港人批评及质疑,港府可称得上是举步维艰。从种种事件中,可明确反映港府与港人已失去互信基础,港人对港府的不满日溢增加,而港府的消极处理方式,亦让两者关系不断恶化。

在修例风波收场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接连在香港爆发,街上的示威及游行虽然大幅减少,但港人对港府的不满声音却有增无减,更甚的是,港人对港府的不信任已由政治,扩散到各个层面上。举例说,在疫情爆发后,港府为减低疫情传播,实施一系列的防疫措施。最初,港府实施限聚令,以防人群聚集,但有港人质疑港府的实际目的是禁止港人集结进行游行或示威活动。到全民检测,亦有港人对港府抱有不信任态度,认为港府的实际目的是收集港人基因数据,作追踪或其他用途。而港府近月提出的健康码,亦有港人批评是借此进行监控。

特首林郑月娥上台后,香港一度出现新气象。(HK01)

从港人对防疫措施的反应可见,港人对港府的不信任不只局限在政治上,亦到达非常不信任的地步。当然,港府施政或任何举动,均对社会有利有弊,存在可质疑的地方。但对社会而言,港人在部分事件上确实反应过大。不过,港府亦有很大程度的责任,港府无意改善两者关系,最终只会让自身泥足深陷,两者关系不断恶化。为让香港能尽快回复正轨及港府日后施政得到支持,港府有必要积极及主动改善两者关系,以解决问题。

事实上,在修例风波爆发前,香港社会因存在贫富悬殊及房屋不足等老问题,港府与港人的关系虽然称不上融洽,但两者关系亦不致于恶劣。2014年爆发“占中”,当时港府与港人的关系出现变化,港人开始对港府抱有不信任的态度。随时任特首梁振英下台,特首林郑月娥上台后,香港开始出现新气象,当时香港社会亦出现罕见的融洽关系。

在2017年,林郑月娥发表任内首份施政报告,主力解决民生而避谈政治议题,一致获港人好评。根据2017年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的民意调查,林郑的支持度升至61.1分,是上任特首以来的新高。而在林郑上任前,受政治问题影响,港府与泛民主派的关系一直交恶。而林郑上任后,亦致力改善港府与泛民主派的关系。在2018年,民主党举行23周年党庆晚会,林郑、政务司司长张建宗、财政司司长陈茂波等各高官亦获邀出席,林郑更个人捐出3万港元以示支持,开出特首捐钱给政党的先例。

港府积极修补关系,非神女有心襄王无梦,泛民主派亦有此意。当时,民主党主席胡志伟曾提出,特首可运用《基本法》权力,特赦“占中”参与者、七警及退休警司朱经纬等,以修补社会撕裂。虽然建议引起广大批评,胡志伟最终收回言论并道歉。但由此可见,港府与泛民主派都是朝“大和解”这个方向出发。

在2019年,港府与泛民主派因修订《逃犯条例》而出现极大矛盾,当时由于港府操之过急,未有释除港人疑虑,让港府与港人的关系急速恶化。事实上,港府及港人关系恶化不只受修例风波影响。两者关系出现变化的原因大致可分为三个。第一,香港一直存在房屋及贫富悬殊等老问题,港府多年来都无力且未有尽力解决。早在“占中”及修例风波前,香港每年的“七一”游行,均有港人大力批评港府处理民生问题的缺失,要求港府官员下台。第二,受自由行旅客及过往主观性观感影响,部分港人一直对内地及内地人抱有敌意,希望两者有所区隔。部分港人认为,香港近年与内地的关系过于亲密,例如港府兴建高铁及大湾区等,让港人担心失去“一国两制”,让反对声音扩大。第三,港府在修例风波中的作风及处理手法让港人及港府的关系彻底破裂。

而最大的问题是,即使两者关系每况愈下,但港府都未有积极及主动修补两者关系。若港府不积极修补关系,相信即使在财政报告再向港人派钱或解决房屋问题,亦难以让这股不满情绪消散。

当然,港府在此事上是有一定难度。原因是,港人对港府的不满很大程度源于修例风波的政治问题。若港府在修例风波一事上采取较软弱的态度,相信亦会向港人释出错误信息。但港府在修例风波后,一直持强硬态度处理问题,不时让已冷却的社会气氛重新紧张起来。为让社会尽快重回正轨,部分港人应放下对港府成见,而港府应向港人释出善意及疑虑,让不安情绪散去后,重建关系。

推薦閱讀: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