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头大规模运动再来?香港经不起消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香港在2020年2月爆发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后,普遍港人因担心感染疫情,都愿意多留在家中。同时,港府为减低传播风险,亦实行“限聚令”等各种防疫措施,以减少人群聚集。受疫情及防疫措施影响,2020年街头的游行及各种示威均大幅减少。随疫情在近日逐步受控,有示威者开始重新在商场或街头举行集会,近日民阵及示威者亦计划在10月1日再度发起大游行。

修例风波收场后,香港街头的暴力示威彷佛消失不见。但实际上,部分港人因“港版国安法”、港府处理疫情不力及12名港人被捕等事件,对港府的不满却有增无减。当然,港府是有责任让港人释除疑虑,但同时港人亦应以合法的方式表达要求。

警方向民阵的“十一”发出反对通知书。(HK01)

在2019年10月1日,有示威者在网上号发起“六区开花”行动,香港多区出现示威。当时,其中一名警署警长在冲突期间开枪击中一名18岁的示威者。事隔一年后,有示威者在网上号发起“十一”游行,要求港府追究警方的开枪责任,及反对健康码及“港版国安法”等要求。与此同时,民阵亦在2020年9月下旬向警方申请不反对通知书,要求在10月1日举办“毋亡义士,释放12”大游行,目的是促请广东省政府释放12名港人。

在9月25日,警方向民阵发出反对通知书,当中警方指民阵在2019年6月起举办的游行期间或结束后,均出现不同的暴力事件,让警员及市民因冲突及暴力事件而受伤。而民阵举办的游行地点亦接近容易受冲突的高风险建筑物,相信届时会出现破坏行为。连同疫情传播风险及综合上述理由,警方决定向游行发出反对通知书。

民阵不满相关决定,指港人失去游行集会的权利,并强调会就结果作出上诉。根据过往示威经验,纵使民阵的游行未获不反对通知书,示威者依旧会在原定日期举行各种示威行动。举例说,警方虽然因疫情因素,向2020年的“七一”游行发出反对通知书,但不少示威者依然在当日集结及进行示威。

事实上,现时香港在疫情及政治气氛下,实在不适合举行游行及示威活动。在7月上旬,香港爆发疫情第三波。为控制疫情,港府亦不得不再次收紧各种防疫措施,不少行业更被禁止或有限度营业,让本已十分疲弱的经济每况愈下,不少基层港人生活雪上加霜。经过港府及港人的共同努力防疫下,疫情在9月份相对缓和。但香港不时出现不明源头个案及本地确诊个案,只是数量上相比7月份及8月份大幅减少。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传染病处主任张竹君亦曾指,在全民检测中发现香港小区仍有一定数量的隐形患者,反映香港疫情仍未完全控制,稍一不慎更有机会让疫情反弹。

若民阵及示威者在10月1日举行大游行,相信届时会有大量港人聚集在街头,定必增加社会传播风险,更有机会让疫情爆发第四波,对市民大众的健康及生命构成威胁。同时,若疫情出现反弹,更会将香港社会多月抗疫的努力付诸流水,亦有机会让部分行业重新停业,对经济造成打击,不少基层港人更会首当其冲受到影响。因此,在疫情未完全受到控制前,香港社会实在不宜举行大量人群聚集的活动,以免疫情反弹。

另一方面,在修例风波收场后,香港社会好不容易重回一段相对平静的时期。受疫情影响,港府与港人亦放下“前嫌”,连手共同合作防疫,让两者的关系稍为有所修补及改善。现时,香港的政治气氛一直在危机的边缘盘绕,一旦再度出现大规模的反港府示威浪潮,相信很大机会令香港社会再次陷入混乱及经济陷入困境。

当然,部分港人因港版国安法等事件对港府存有不满情绪。但经过修例风波后,泛民主派及示威者应明白,街头的暴力示威对事件并没有正面帮助,更会让社会充满戾气,亦会让港府与港人的关系恶化。若示威者对部分政策或港府的决定有任何不满或建议,应采取合法及互谅互让的方式,例如在议会或其他合法的途径,向港府表达意见。

现时,受疫情及经济等双重影响下,香港社会在短期内实在经不起再一次撕裂。当然,在《基本法》保障下,港人是享有集会等各种自由,但受疫情及防疫措施影响,香港现阶段不适合举行集会让人群聚集。相信大部分参与游行的港人都是热爱香港,因此,应以防疫及香港重回正轨为重,以合法的途径,向港府表达意见,不应举行或参与不合法的示威活动,一方面让香港早日重回正轨,另一方面以免疫情反弹。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