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 iBond回报率低发行量少 港府选择性派糖?

撰写:
撰写:

香港金管局在10月5日宣布,港府将第七度推出与通胀率挂钩的零售债券(iBond)。自2011年首次发行以来,港府扬言希望iBond所带来的最低利息保证成为市民保本的工具,同时促进本地零售债券市场发展,但在现实中,港府却把iBond当作小恩小惠的中产福利,回报比率和发行量之低,根本无助全民抗通胀,亦漠视香港举债的巨大潜力。

在2011/12年《财政预算案》中,时任财政司司长曾俊华首次提出,将向本地市民发行与通胀挂钩的零售债券iBond;期后连续推出六批,六年间累计的发行总额为600亿港元。每批发行条款相若,债券每手一万元,年期为三年,每半年派息一次,以浮动利率及固定利率中较高者作为票面年息率,前者与最近六个月的综合消费物价指数挂钩,后者则会參考市场上类近信贷质量债券的利率,即为定息1厘。

港府当时提出,在低利率、通胀趋升的情况下,本地家庭储蓄的购买力难免会被削弱,希望发行与通胀挂钩的债券,能够为市民提供多一个应对通胀的投资选择,同时促进本港零售债券市场发展。六批iBond均反应不俗,超额认购0.32倍至接近四倍,当中以2015年发行的第五批债券反应最好,有接近60万人认购,认购总额为357.25亿港元,超额认购近三倍,时至2017年,港府曾因通胀纾缓,不再每年发行iBond。

在2011/12年《财政预算案》中,时任财政司司长曾俊华首次提出发行与通胀挂钩的零售债券iBond。(HK01)

息口偏低,港府从中赚“差价”?

iBond看似颇受市民欢迎,但由于发债金额极少,只有少数市民能够借此“抗通胀”。再者,即使新一批iBond最低回报保证息率由一厘升至两厘,但实际上仍微不足道。

港府所筹集的资金会拨入外汇基金下的债券基金作投资,再以财政储备的固定比率分账安排拨归港府,变相港府可从中“分账”。参考香港媒体《香港01》统计,2017年的综合物价消费指数为1.5%,各批iBond年息率介乎1.02%至1.78%之间,债券基金固定比率有2.8%;换言之,iBond回报率虽然跑过通胀,但低于债券基金回报率。

即使那些钱对港府而言微不足道,但收益比率比iBond投资者还要高,是不争事实。或许对投资者而言,债券零风险、债息是聊胜于无,但港_府除利用这些小恩小惠安抚部分市民,可考虑重新厘定iBond回报,如将其与固定比率或外汇基金回报率挂钩,相信更能与民共富。

iBond看似颇受市民欢迎,但由于发债金额极少,只有少数市民能够借此“抗通胀”。 (HK01)

僧多粥少 谈何发展债券市场?

为何港府多年来将iBond发行量定于50亿至100亿港元之间?据财经事务及库务局2011/12年度的立法会财政答复,当局解释发行量多寡是基于两大因素:首先,根据港府债券计划的立法会决议案,整个计划的未偿还本金上限定为1,000亿港元,因此个别债券发行量应与整个计划发债上限合乎比例,以预留足够空间作债券市场其他环节的发展;其次,倘若个别债券发行量过大,或会排挤其他有意发债机构及集资者,有违港府发债原意。

2013年便有议员在立法会质询时提出,指香港本港息率极低, 大众对投资市场担忧,iBond会供不应求,当每人分到的iBond有限,抗通胀的效用不大,实际只有象征意义;当议员问及当局会否增加iBond发行量及列为常规项目,港府仅回应指100亿港元发行规模可满足香港居民对零售债券的需求,确保港府债券计划有能力支持债券市场在其他方面的发展,同时需要预留空间予市场发展其他形式的债券,使香港债券市场的发展更多元化。

但事实上,立法会在2013年5月,已就《借款条例》第3条通过一项决议将借入总额的上限由1,000亿港元提升至不多于2,000亿港元;参阅审计处报告,2019年债券基金未偿还债券总额约为1,180亿港元。是次iBond港府目标发行100亿港元,即使将因应实际要求提高至150亿港元,但与《借款条例》所订定的2,000亿港元相比,相信还有不少空间发债。

改革财政 善用发债应对负担

在港府债券计划下,除了发行机构债券及iBond外,港府亦先后推出三批伊斯兰债券及四批“银色债券”这两款零售债券,另有独立于水7府债券计划的绿色债券发行计划——两者不论在法律依据、规模上限及资金管理均是独立运作,而募集资金则拨入基本工程储备基金。

港府多番重申,发行iBond可促进本港零售债券市场发展,但似乎未能如愿。如以发行量计,香港是亚洲第四大债券市场。尽管去年港元发债额连续第11年增加,达4.18万亿港元,但当中有约3.41万亿港元为公债(外汇基金及政府),占约81.6%,换言之,本港债券市场持续发展,主要由外汇基金票据及债券发行计划来支撑,非公债份额仍然较少。

再者,即使公债占多数,但港府尚未完全发挥举债潜力。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全球政府债务资料库”,在2007年至2017年间,港府债务对生产总值的比例介乎3.92%至7.67%,即不足一成,远低于新加坡的89.45%至110.65%、英国的40.76%至86.91%、美国的45.24%至29.27%。新冠肺炎疫情重创全球,中美博弈又令环境徒添阴霾,正值大型转型时期的香港,无疑需要动用更多资源促进社会改革,假如当局能够从拓展债券和投资的角度出发,善用发债改善公共财政结构、应对长远财政负担,或能更能利民利己。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