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航空界“独子” 国泰 不应再被“溺爱”

撰寫:
撰寫:

有传国泰航空将大幅裁员逾千人,相信并非“突然”。新冠肺炎疫情以来,环球旅游和商务往来几乎停摆,令航空业深陷经营困境,曾于7月获港府注资273亿港元“救亡”的国泰,早前也已宣布放弃申请次轮“保就业”计划,相信是为裁减人手铺路。然而,尽管国泰集团以香港为基地、有逾8成香港雇员,但他们大多从事相对低薪的服务和维修工种,例如只有不足两成的本地机师——无论国泰是统一裁减全球员工,抑或只裁减本地尤其基层职员,这在道义上绝对说不过去——际此艰难时期,特区政府与国泰集团更应尽力保障香港市民就业。

被牺牲的总是本地基层

国泰集团在全球合共聘用3.3万人,当中有逾8成是香港雇员,即有约2.76万人,比2019年底减少约1200人。表明不会申请次轮保就业计划的国泰航空和辖下国泰港龙航空合共占约2.1万人,而其他附属公司如香港快运、华民航空、国泰航空货运站则会提出申请。不参与“保就业”,意味不会承诺不裁员,难免令全员人心惶惶。加上近日社交媒体疯传裁员计划,指400名国泰城员工及700位机师将被解雇,另有所谓专家分析指国泰可能参考环球航空公司裁减约两成人手(即5520人)云云——虽未经查证,但也再次将裁员恐慌推向高峰。

现时国泰、港龙等本地航空公司花费大量成本和时间培养机师和航空技术人员。(HK01)

全球航空公司深陷经营困境,相信以裁员节流或在所难免。问题是,向来蒙受特区政府“宠爱”、得以在香港独大的航空集团,尽管全球3.3万名员工当中有逾8成来自香港,但他们大多从事相对低薪的服务和维修工种——以平均月入约6万港元的飞机师为例,国泰辖下约4000名机师当中,只有不足两成(即不够800人)是香港人,即有逾八成是外籍机师,也就是说,假如国泰每月需要支付2.4亿港元机师月薪,当中只有4800港万元落入香港机师口袋;反观国泰那数千名由本地员工从事的机舱服务职位,平均月薪却只有约1.6万港元——可以相信,不少从事较低技术的服务人员,可能会率先被国泰裁走;然而,国泰在三个月前刚获特区政府破格注资273亿港元“救亡”,又在首轮“保就业”计划当中领取近7亿元政府津贴,假如国泰只向本地尤其基层员工开刀,这无疑是用香港纳税人的钱来“续”外国职员的“命”,即使国泰可能以统一比例或标准裁减全球职员,在道义上同样说不过去。

作为以香港为基地的全球最大航空公司之一,际此艰难时期,国泰和港府著实有责任优先保障本地员工就业,而非把多年来为国泰尽心尽力打拼的香港人推向水深火热!香港中文大学经济系副教授庄太量便认为,国泰可先解雇一些资深或薪金高的员工如机师,尽量压缩受影响的员工数量;中大商学院高级讲师李兆波也提出相似建议,并指部份外籍员工薪酬较高,可纳入考虑名单,也可在管理层进行“瘦身”,削减高薪而可有可无的职位。

国泰能够垄断香港航空业市场,源于港英时期殖民政府与英资财团千丝万缕的利益瓜葛。(HK01)

国泰影响香港航空产业命脉

众所周知,国泰之所以能够垄断香港航空业市场,源于港英时期殖民政府与英资财团千丝万缕的利益瓜葛,但这不但令国泰不思进取,也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本港航空产业的发展,继而造成恶性循环,令香港国际机场和本地航空公司积弱。为什么说香港航空命脉与国泰航空息息相关?近年随珠三角地区经济迅速增长,区内地缘距离与香港相近的广州机场、深圳机场、珠海机场和澳门机场也相继抬头,并与香港出现定位重叠的恶性竞争——以这五大机场的客运和货运吞吐量比率为例,在2005年,香港可谓一枝独秀,分占47.5%和72.3%,广州是27.6%和12.8%,深圳为19%和10.6%,澳门有5%和4.3%,珠海是0.82%和0%;但到了2018年,香港已经减少至35%和60.9%,而广州则增加至32.8%和23.6%,深圳也提升至23.1%和14.5%,三者大致呈现三分之下之势,可见其他机场势头强劲,香港则不如往昔。

有鉴于此,曾有民航学者提议这五大机场组成利益共同体,以统一市场资源,作更有效的分配,达致多方共赢。而其中一个可行方案,便是由香港机场与深圳机场分工以营运管理合约、收购合并或股权互换等方式合作,再于香港机场与深圳机场之间兴建一条只需20分钟便可往来的西部通道机场快轨,并由一间没有英资背景的香港航空公司与深圳方面合资组成以深圳为基地的全新航空公司,以更好承接区内乘客乘搭内地航线和到香港转乘国际航线的市场——然而,有关构思最后无疾而终,盛传曾经受到本地最大航空公司的极力阻挠。

计划往往赶不上变化,香港错失与上述四大机场合作的机会,自然也无法洞悉区内航空产业的战略部署和庞大收益。正如香港媒体《香港01》曾于《港深珠澳机场一体化不是梦》中提出,粤港澳大湾区的人均出行次数只有3.28次,远低于纽约大都市区的13.76次和伦敦大都市区的16.16次,而由于广州机场已经自成一套前景可观的发展规律,香港绝对应该主动争取与深圳、澳门和珠海机场组成大湾区内的中心机场,分别主打国际航线、国内航班、公务机枢纽、以及货运中心,而香港更应该统领四地机场的资源,打造世界级的航空专才培训基地——是想像,假如每年有大量经香港培训的本地机师注入这个需求极大的市场,以香港为基地的国泰,根本无须斥巨资聘请数千名外籍机师,而可让无数港产“Sam哥”(香港机师)冲上云霄。

然而,如果港府仍然无动于衷,甚至继续无底线“溺爱”国泰,换来的恐怕又是“过桥抽板”般的伤害!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