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货币改写支付史 香港可以大有作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内地移动支付巨头支付宝母公司蚂蚁集团(前称:蚂蚁金服)昨天(27日)开始招股,瞬即成为全城焦点;另一边厢,中国人民银行(下称︰央行)早于今年5月宣布,将发行全球首款“中央银行数位货币”(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CBDC)——数字人民币,目前已在部份地区展开测试,外界担心或对占据95%移动支付市场的支付宝及微信支付造成威胁,但央行多次澄清,前者是无异于人民币的法定货币,后者只是用来储存货币的钱包。不过,电子支付已经相当普及,央行为何仍推出“数字人民币”?它将对“中美脱钩战”产生什么影响?作为最大人民币离岸中心的香港,又可借此有何作为?

一、什么是数字人民币?

央行自2014年起便开始着手研究数字人民币(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DCEP),简单而言就是人民币的电子版,其功能、属性及规管均与实体货币无异,参考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的说法,数字人民币以广义账户体系为基础,由指定运营机构向公众兑换,可支援银行账户松耦合功能(即某系统设计出现改变时,不会令另一系统出现变动),与纸钞和硬币等价,具有价值特征和法偿性,支持可控匿名。

换言之,数字人民币是实体货币的替代品,亦是法定货币,不能拒收,并由央行集中发行及担保,价格稳定;采取双层运营体系,即由央行把数码货币兑换给银行,再由商业银行负责向公众发行。

10月11日,央行在深圳启动“法定数字货币试点”计划,经抽签后向五万人派发200元数字人民币,在3,389网点及商店使用。该项大规模测试由央行主导,并由四大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及三大电讯商(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移动)共同参与。

此前,央行已在苏州、雄安新区、成都等地进行小范围封闭场景测试,包括发放薪金和线上线下消费等等。试用者需在四大行下载并开设数位钱包,再以网上银行、绑卡等方式充值,可以提现、转帐、消费等,且容许“双离线支付”——即两部电话,即使没有连接网络,也可进行交易。

除中国外,不少国家亦着手研究“中央银行数位货币”(CBDC),如以无现金见称的瑞典,2016年底便着手开发数码克朗(e-krona)数码货币,瑞典中央银行更于今年初推出先导计划,测试公众是否接受。

10月11日,央行在深圳启动“法定数字货币试点”计划,经抽签后向五万人派发200元数字人民币,在3,389网点及商店使用。(视觉中国)

二、数字人民币会否取代移动支付工具

数字人民币以流通货币(M0)及公共产品为定位,期望建立免费的数字货币体系和金融基础设施,即央行不向发行商收取费用,而商业银行也不会向客户收取兑换手续费。穆长春指,数字人民币和纸钞将长期并存。不过,外界仍然关注,它会否取代第三方支付——对微信支付及支付宝造成冲击?而在实际应用中,它们与数字人民币有何关联?

穆长春解释,两者不属同一维度。简言之,微信和支付宝是金融基础设施,可以视之为“钱包”,而数字人民币是“钱包的内容”,即是用以交易的货币;在电子支付场景下,前者是商业银行存款货币,后者是央行货币。另外,按现行法规,微信及支付宝等支付机构不得经营或变相经营货币的兑换和现金存取等业务,即不可提供数字人民币兑换服务,故不构成竞争。

然而,数字人民币日渐发展成熟,应用规模更趋广泛,长期而言难免对其他流动支付工具带来挑战。举例说,现在广为人知的支付宝,实际是阿里巴巴成立淘宝后于2004年初面世的支付业务,一开始只为方便网上交易,及后逐渐成为电商业务的基础,更应用至公共服务缴费及金融科技平台。当下,支付宝与微信共占内地移动支付市场95%的份额,而且两者各据山头、互不相让,例如阿里巴巴旗下平台仅接受支付宝,而腾讯主导的企业只可用微信;不过,既然数字人民币是法定货币,即所有平台均需接纳,不难想像,它将凭借“离线支付”和“跨平台使用”的优势,减少其他支付渠道的使用频率。

三、数字人民币为中美金融脱钩战做好准备?

数字人民币既可节省发行实体货币的印刷、流通、交易等成本,提升金融系统及社会生产力,亦可无缝对接银行系统,有效规范、便利人民币结算业务,更精凖地控制货币供应、制定宏观经济政策、甚至打击经济犯罪及洗黑钱等行为——尽管在交易过程中,数字人民币可完全匿名,但央行可获得交易数据,监测资金流向,筛查及追溯洗黑钱、恐怖主义融资、逃税等犯罪行为的涉事人物,是谓“可控匿名性”。不过,这也引发泄露个人信息和隐私之忧,因为用家举动在央行面前无所遁形。

除了改革金融系统,中央发行数字人民币或有更多宏观政治及外交考虑,外界最为关注的是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环顾国际支付体系,主要以“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的国际支付网络系统及“银行间支付结算系统”(CHIPS)为首,采用美元支付,造就了美元霸权。中国商务部八月中旬宣布将在28个发达城市展开更大规模的数字人民币试点计划,便引发外界猜想当局之所以加快推进数字人民币的步伐,与日益紧张的中美关系息息相关。

中美贸易战下,金融制裁备受瞩目,普遍关注中国企业及银行会否被踢出美元支付系统,而推动数字货币并加速人民币国际化,则被视为未雨绸缪,有助中国摆脱对传统国际支付系统的依赖,而且数字货币毋须经过国际银行结算体系,中美一旦脱钩,亦不会因货币问题而被海外排斥。若中国成功推动数码人民币,如向一带一路国家加以推广引入,或能打破美元霸权,不用再倚赖美元。

外界猜想中国加快推进数字人民币的步伐,与日益紧张的中美关系息息相关。(美联社)

四、香港有何作为?

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深圳经济特区建立四十周年庆祝大会上表示,将支持深圳开展数字人民币内部封闭试点测试,推动数字人民币的研发应用和国际合作,而《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2020-2025年)》也明确指出,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深圳下属机构将成立金融科技创新平台。数字人民币现时尚未有正式面世时间表,但测试计划已推行得如火如荼,作为最大人民币离岸中心的香港,又可如何从中找到位置?

中国区块链技术改革联盟首席经济学家王学宗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数字人民币有望在2020年全面推出,香港作为全球最大的离岸人民币中心,全球逾70%以上人民币支付在港结算,因此香港可推动数字人民币结算的跨境贸易和服务贸易,如协助输出数字人民币至其他东南亚国家,促进使用;亦可发展与数字人民币相关的存款、贷款、投资及信托业务。

在法规上,王学宗认为应尽早研究及建立数字金融的法律制度,率先实践数字证券交易,争取试行,这些亦有助香港成为数字金融中心。一直以来,香港为国际金融中心,但相关法规改革缓慢,如针对金融科技的法规仍只闻楼梯响,以致金融科技的发展缓慢。香港在中美新冷战下,理尽早认清形势及自身优势,以免在全新国际竞赛中被边缘化。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