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重新立下规矩 香港政治环境将发生根本性变化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又一只靴子落地了。连日来,包括港媒香港01在内的多家海外媒体都有报道10月10日到11日召开的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将通过关于香港立法会议员资格问题的决定,泛民主派公民党的杨岳桥、郭荣铿、郭家麒和专业议政的梁继昌四人,预料将被取消议员资格。果不其然,11月11日中国官媒新华社刊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议员资格问题的决定》,紧接着港府依据这一决定宣布杨岳桥、郭荣铿、郭家麒和梁继昌即时丧失立法会议员资格。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这一决定包括三点。第一,“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议员,因宣扬或者支持‘港独’主张、拒绝承认国家对香港拥有并行使主权、寻求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事务,或者具有其他危害国家安全等行为,不符合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定要求和条件,一经依法认定,即时丧失立法会议员的资格”。这一点用意与数月前通过的港版国安法一脉相承,主要对香港立法会议员提出遵守“一国”和不得妨碍国家安全的硬性约束,针对性非常强,也是今次最主要的决定。

2020年6月4日,香港立法会开会讨论《国歌条例草案》。(Reuters)

第二,“本决定适用于在原定于2020年9月6日举行的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七届立法会选举提名期间,因上述情形被香港特别行政区依法裁定提名无效的第六届立法会议员”,“今后参选或者出任立法会议员的,如遇有上述情形,均适用本决定”。这一点一方面回应和确认了前段时间香港选举主任取消多位泛民参选立法会议员的资格,另一方面明确了今后所有立法会议员参选者和现任议员均需遵从该决定。

第三,“依据上述规定丧失立法会议员资格的,由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宣布”。这一点赋予了港府“宣布权”。考虑到上述第二点回应和确认了前段时间香港选举主任取消多位泛民参选立法会议员的资格,等于承认隶属于港府的选举主任的裁决权,故再加上第三点赋予港府的“宣布权”,基本可以断定此处的“宣布权”应该包含裁决权,是在落实和巩固北京治港体系一再强调的行政主导。关于这点,从港府在第一时间依据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褫夺四位议员的资格,就可见一斑。

上述三点概括来说是指,从今往后只要港府能够依法认定立法会议员参选者和现任议员违反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议员资格的决定,就可以合法地褫夺资格。这相当于北京为香港政治重新立下规矩,对今后香港政治生态和秩序将有重大影响。

按照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说法,这一决定是为了全面准确贯彻落实“一国两制”方针和香港《基本法》,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维护香港长期繁荣稳定。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表示,这一决定是“坚持和完善‘一国两制’制度体系,依法维护国家安全、维护香港特别行政区宪制秩序的又一重要立法”,“有利于香港治理机构正常运转和社会稳定,有利于香港社会凝聚正能量、齐心协力提振经济、保障民生”。

2020年5月8日,在香港举行的立法会内务委员会会议上,泛民主派议员与保安、建制派议员扭打在一起。(Reuters)

换言之,北京今次之所以重立规矩,是因为在北京看来,当前香港立法会的现状妨碍到香港政治体系的正常运转和社会稳定,令香港社会无法“齐心协力提振经济、保障民生”。坦率说,这其实是有迹可循的,今年上半年,中国国务院港澳办和香港中联办发文严厉批评香港立法会内务委员会的乱象,谴责立法会内务委员会部分议员“恶意‘拉布’、采取‘政治揽炒’”。

可以预料,只要港府能够依法执行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今后香港立法会将彻底告别早前的混乱,激进本土、分离主义、政治揽炒、寻求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干预的力量将在立法会再无生存空间。这也意味着以港府为代表的建制派将对香港政治有更大的话语权和掌控力。

经此变局后,建制派再无理由推卸香港治理不彰的责任。建制派千万不要错误以为仅仅将激进本土、分离主义逐出立法会就万事大吉,要看到藏在激进本土、分离主义背后的一系列问题和深层次结构性矛盾,要去直面和回应港人的关切,积极推动香港进行结构性改革,让香港真正走出困境。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