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建制派同批 泛民主派“总辞”决定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在2020年11月11日,就立法会议员资格作出决定,因宣扬或者支持“港独”主张、拒绝承认国家对香港拥有并行使主权、寻求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干预特区事务等行为,一经依法认定,即时丧失立法会议员的资格。港府随即褫夺于原定今年9月立法会选举中,被裁定提名无效的现任议员公民党杨岳桥、郭家麒、郭荣铿和会计界梁继昌的议员资格。

由于4名泛民主派议员被取消资格,有15名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决定一同总辞。 15名立法会议员于11月12日递交辞职信,但各人的离辞日期不一,民主党许智峰辞职即时生效,而香港本土毛孟静的辞职在11月13日生效,其余参与总辞的立法会议员离职则在12月1日生效。

政务司司长张建宗批评泛民主派不负责任,并指立法会议员拥护《基本法》天经地义。(HK01)

对于泛民主派总辞的决定,港府大为不满并大力批评泛民主派抹黑中国人大的决定。政务司司长张建宗指,中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是针对涉及危害国家安全、寻求外国或境外势力干预特区事务等行为,绝非排除异己,更非容不下不同声音或政治打压。他补充,中国人大有关的决定具有坚实法律基础,其权威性是无庸置疑,任何质疑决定无法律根据的批评都是谬误言论,而香港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立法会是香港特区的立法机关,立法会议员拥护《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区,实属天经地义,批评泛民主派的做法是不智及不负责任。

而财政司长陈茂波指,香港过去一段颇长时间在政治方面出现拖拉牵扯,中国人大的决定不但为香港的制度发展确立了公职人员必须效忠国家和特区的法律框架,更有利于立法会回复聚焦议事,从而为港府集中精力提振经济及改善民生,解决深层次问题营造了空间。

建制派立法会议员一同批评泛民主派的决定。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麦美娟指,泛民主派污蔑及抹黑中国人大决定的权力予以谴责。而民建联立法会议员周浩鼎亦批评,泛民主派的行为极不负责任,抹黑中国人大决定。民建联立法会议员张国钧同指,泛民主派辜负市民对立法机关的期望。

有不少港人担心,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总辞,有可能对立法会运作有所影响及失去公信力。张建宗强调,泛民主派的离任并不会影响立法会继续正常运作,港府会一如既往与立法会合作,为市民谋福祉推动香港发展。而立法会建制派议员廖长江强调,立法会不会变成橡皮图章,亦不会只剩下一把声音。原因是,建制派实际上有6个版块及4名独立议员,建制派内部亦不一定存在共识。

对于泛民主派的总辞,不少港人感到失望,而失望的港人大致可分为两种。第一,是持中立或建制派的支持者,他们大多认为泛民主派的决定等同离弃支持者及放弃议会工作,不利立法会运作。第二,泛民主派的支持者同样不满泛民主派的决定,认为他们已错过总辞的时机。部分泛民主派支持者一直要求泛民主派在议会过渡前提出总辞,但当时在“去留民调”中,支持泛民主派留任的占多数,最终大部分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决定留任。

虽然港府及建制派一同认为,即使立法会缺少泛民主派参与,亦不会影响立法会运作。但无可否认的是,泛民主派不少立法会议员是从地区直选当选,反映他们有一定支持度或代表部分港人的声音。对于泛民主派的决定固然感到遗憾,原因是立法会需要多元声音,而制定的政策需要平衡港人利益。而立法会缺少泛民主派的参与,将一定程度为立法会带来不便,亦辜负支持者及港人的信任。

在泛民主派决定总辞后,不少港人将目光放在港府及建制派身上。过往,立法会出现流会等事件时,港府及建制派均会批评泛民主派进行阻挠,让立法会未能成功运作。当大部分泛民主派议员在立法会“退场”后,立法会绝大部分的议员均属建制派。这意味,一旦立法会不足法定人数开会或有任何阻挠,很大程度的责任都与建制派有直接关系。立法会在泛民主派总辞后,港府及建制派实在应做好工作,以民为本,不应再推卸治理不善的责任。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