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湾区就业固然机遇无限 勿忽略香港发展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香港政府统计处在11月30日发表第三季劳动力数据,其中20至29岁青年是重灾区,合共有7.82万人失业,较去年同期翻了一倍,占整体失业人口的三成。此前,特首林郑月娥于11月25日发表任内第四份《施政报告》,提到港府将会补贴2000个名额,为刚毕业的香港青年提供在粤港澳大湾区内的就业机会。

如果“就业计划”是为解决港青就业问题,那么对比近9万名失业港青,这2000个名额的作用实在有限。如果“就业计划”是想令港青一展所长,那么港府所应该设法提升的,是他们的竞争实力,而非单靠薪金补贴。如果“就业计划”是为响应“建设大湾区”,香港本身已是湾区城市之一,“发展好香港”就是“建设好湾区”。

港府应该设法提升港青的竞争实力,而非单靠薪金补贴。 (HK01)

林郑月娥在新一份《施政报告》提出“大湾区青年就业计划”,建议将以薪金补贴2000个名额,呼吁在香港及大湾区有业务的企业,聘请及派驻本地大学毕业生到区内其他城市工作,为期18个月。港府消息称,有约1600个名额为一般职位,月薪至少1.8万港元,港府每月提供津贴1万港元。另外300至400个名额专为创新科技毕业生设立,港府将补贴1.8万港元。为此,当局将在防疫抗疫基金预留4.3亿港元,预计最快年底开始推行。

无可否认,香港青年的确需要重新认识“一国两制”,并且明白粤港澳大湾区之于香港的特殊意义,不但有助香港强化优势融入国家发展大局,而且可以拓阔自身视野。然而,观乎整个“大湾区青年就业计划”的政策逻辑,再反思香港青年当下所面对的就业困局,实在令人摸不着头脑。

港青面对结构性失业困局

香港政府统计处于11月30日公布最近劳动力统计,第三季失业率经调整后录得6.4%,共有25.98万人失业,当中逾三成人口(约7.82万人)年龄介乎20至29岁,比去年同期增加一倍。如果“大湾区青年就业计划”是为解决本地青年失业问题,那2000个名额对于近八万名失业大军而言,根本微不足道。大湾区作为炙手可热的国家发展大计,人才竞争早就相当激烈,不管是一般职位或者创科职位,相信能够获有关企业聘用的港青,在香港根本不愁没有工作;反倒是那些本身的教育水平较低、被迫接受学历与职业错配的青年,前景堪忧。

众所周知,香港经济结构固化,新兴产业并不发达,而地产和金融更长期垄断香港发展命脉,吸引不少人才投身相关行业,包括出身不同专业人士。另一边厢,零售、销售、旅游、饮食、物流、运输等等服务业是香港另一支柱,但相关就业要求较低,无需高等学历或专业技能。在经济好景时,尤其是旅游业鼎盛时期,化妆品连锁专卖店销售员的月薪可以多达5万港元,可能比一般专业人士更为丰厚。但当香港经济下滑,加上修例风波和新冠疫情的双重夹击,这些行业首当其冲,例如7至9月的“零售、住宿及膳食服务”失业率便高达11.7%。

有人认为,青年失业只是周期性问题,相信疫情过后便会反弹。然而,香港产业转型困难、欠缺经济动力也是不争事实,当世界各地传统产业纷纷透过创新科技升级,当疫情已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消费行为和习惯,几可预见,即使疫情过后,香港经济仍然交困——假如港府再不重整人才规划、加大教育投资、帮助港青提升竞争力的话,问题将会更加严峻。

基于港版国安法实施等政治因素,不少港青打算离开香港。 (HK01)

逼走港青的不止政治因素

“移民”是当下港青热议的话题之一。很多人都说,基于港版国安法等政治因素而打算离开香港。但不少论者指出,逼走年轻人的深层次原因,是本港生活成本之高、产业之匮乏、上升机会之难。

上月香港浸会大学工商管理学院人力资源策略及发展研究中心联同其他三家机构调查显示,2020年应届毕业生的平均入职薪金较去年略高,学士毕业生的平均月薪约为1.4万港元到1.6万港元。这相对较于湾区就业计划中普通职业的1.8万港元起的月薪而言,差距并不算大,相信大湾区职位能够吸引港青的原因,便是产业的机遇与生活成本的差别。

青年民建联早前就新一份《施政报告》表达期望,提出因香港住宅用地有限、住房刚需难以解决,故鼓励港青到大湾区置业、创业,或往返两地上班生活。这样将问题抛向别处的思维和特区政府如出一辙。不过其对置业的相关考量不无道理。国际公共政策顾问机构Demographia于2019年发布国际楼价负担能力报告,指出香港连续十年登上全球楼价最难负担城市,一个每月收入位于家庭入息中位数的香港家庭,需不吃不喝20.8年方买楼安居。近年来,公屋轮候年期不断攀高,楼价也不停飙升,青年即使在职场获得不错的薪水与前景,若想在这个城市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也需背负“楼奴”身份。

香港连续十年登上全球楼价最难负担城市。(HK01)

英国经济学人智库日前发表《全球生活成本调查报告》也显示,香港连续2年成为全球130个城市中生活成本最高的地方,与瑞士苏黎世和法国巴黎并列榜首。也就是说,即使同样一万多港元的人工,在香港的生活成本却远远高于内地,这也成为“逼走年轻人”的原因之一。这个城市,究竟还有什么能让土生土长的香港年轻人留下来,将香港建设得更好、更有活力呢?这才是当政者需要反思、考虑的,才是可持续发展的思维,不要等到香港的新生力量被掏空才醒悟。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