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的香港:认清方向远比努力重要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回看已经过去的2020年,或大或小的变局无处不在。于世界,一场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切实地加速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于中国,从来没有一场危机如此全面系统地检视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于个体,在疫情的倒逼下人们的工作和生活方式也在急速变化中。

对香港来说,2020年显然更加一言难尽。首先是2019年持续至2020年的修例风波,始终严重撕裂着香港社会,迷茫与无望成为港人的普遍心态。其次是随之而来的港版国安法,作为拨乱反正的一剂猛药,更加剧了港人对于“一国两制”能走多远的焦虑。最后则是同样不得不面对的新冠肺炎疫情,以及由此而起的陆港区隔与资社之辩。而所有这些危机与挑战,适逢中美新冷战这样的外部大背景,香港的撕裂感更进一步。

旷日持久的修例风波,严重撕裂着香港。(AP)

鉴于此内外变局,当2021年到来,人们不免追问:香港的明天在哪里?

清华大学港澳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香港基本法澳门基本法研究会会长王振民日前在题为《香港的明天在哪里》一文中,分析了香港的三重危机与困局之后,给香港如何认识自身在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角色和地位指明方向。显然,这样的“说明”,已经是北京主政者和学界的共识,但对不少港人来说,要么不愿意面对与承认,要么压根没有看清楚。

按照王振民的说法,“今天即便面临极其严峻复杂的形势,国家依然会尽力保护香港,帮助香港恢复秩序,鼓励香港继续发展积极正面作用,但是国家断然不会把整个国家的前途命运、把国家现代化能否实现如此大事建立在香港是否繁荣基础之上……如果中国把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能否实现放在香港是否繁荣上,这个决策本身就是不正确的。有香港参与,国家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可能更快、更顺利;如果没有香港参与,国家依然要改革开放,现代化建设终究还是要正常进行。”

概而言之,不管十字路口的香港如何选择,中国整体性推进现代化的步伐不会停顿,也不会改变,更不会受香港所累。用王振民的话说,“如果香港错失这一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国家当然有很大的损失,但终究是可以承受的。但是香港呢?如果长期陷入各种困局不能自拔,不能快刀斩乱麻,迅速拨乱反正,做正确的事情,香港的明天在哪里?”

人们常说,方向比努力重要。对于处在十字路口的香港来说,更是如此。摆在香港面前的两个方向很明确:一个是直面深层次结构性矛盾,积极推进全面改革,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发挥“一国两制”制度安排之下的己方所长:一个则是继续挣扎于“姓资姓社”的无谓争论中,继续守着邓小平承诺的“五十年不变”等待最终大限的到来,继续陷入泛政治化的泥沼中不能自拔。如果一开始选错了方向,再多的努力也是枉然。

香港自身的方向之外,还有一个更大的方向,那就是疫情加速的百年变局。在这个变局中,香港的角色和地位至今仍然是无法替代的。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陈端洪在接受多维新闻采访时就表示,“邓小平说五十年不变,五十年之后不需要变了,我认为不是五十年的事,而是一个长期的事情,因为中国注定要跟资本主义国家共存,现在如果连香港的问题都解决不好,那以后怎么和资本主义国家打交道?所以我认为,香港是中国走向世界、跟资本主义国家打交道的一个重要试验场。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斗’了这么多年,其实是互相需要的关系,资本主义没有社会主义的对照和批判,资本主义也完蛋。同样的,中国如果没有香港也不行,这是中国的幸运。我认为,中国和苏联命运的差别,虽然有很多因素决定,但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便是香港。”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百年,社会主义注定成为这一百年大党成立至今的核心关键词,而具体实践着资本主义的香港,如果说在邓时代更多的是“会下金蛋的鹅”,更多凸显其资本主义那一制的优势,那么在今天,香港则必将作为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结合体,不仅提供给中国、也提供给世界一个切实的样本。从这个层面来看,香港依然是独一无二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