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首决定“封区” 有所进步但亦要查缺补漏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香港第四波疫情严峻,相比起早前的第二波及第三波疫情,情况久未受控。由于累计确诊病例破万,港府首次决定划出“核心区域”封区,要求核心区内的居民须做强制检测。港府在2021年1月23日凌晨围封佐敦吴松街等四条为界的街区范围,宣布该地域为“受限区域”。区内人士须留在处所等候,直至区内所有人完成强制检测,并确定结果才可离开。

香港在2020年11月20日起,开始爆发第四波疫情,当时香港的累计确诊病例仅5571宗,至港府决定封区时,已急升至10086宗,可见第四波疫情一直未有放缓迹象。而在油麻地一带地区,更出现小型爆发,在2020年12月下旬起,短时间内出现近200宗确诊个案。为此,港府各个部门,如卫生署、环境保护署、屋宇署等不同部门相继前往该区视察,最终决定“封区”。

经过长达一年的抗疫后,港府终愿意作出改变,采取主动防疫策略。(HK01)

社会各界对于港府“封区”的决定感两极,最大原因是“封区”的成效受各界质疑。首先,区内的多数居民已经接受检测,是否需要禁足再接受检测。其次,若大厦内的喉管有问题,将居民困在家中反而更加危险。而最重要的一点时,当港府宣布“封区”前,早已走漏风声,区内不少居民早已自行撤离,难以达致“封区”成效。

多名油尖旺区议员批评港府“封区”的决定,认为是劳民伤财及扰民。区议员林健文指,港府应考虑撤离居住在受污染大厦的居民,而非使用禁足令。而区议员李傲然同指,香港与内地存在不同之处,不能直接将内地防疫的方式直接套用香港。对于港府“封区”的决定,各医科权威有不同看法。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指,“封区”一定有其用处,但很难取得平衡,原因是过早封区会被指扰民,太晚封区则会被指后知后觉,期望港人可多体谅。而呼吸系统专科医生梁子超认为,“封区”应是在已清零区域突然爆发疫情,港人又不愿意合作检测下才实施,但香港过去经验,港人都愿意配合强制检测,认为封区未能发挥作用。

港府在“封区”中亦出现不少漏洞,受各界批评考虑不周。有“封区”居民指,在封区后迟迟未有收到物资、而港府的求助热线无法接通,质疑港府未有“以民为本”。港大医学院院长梁卓伟指,在封区前24小时,已有不少消息传出,令消息出现混乱的情况,或导致当区居民不知道应如何应变,甚至在封区前离开。在“封区”行动解封后,公务员事务局局长聂德权指,港府筹备过程紧迫,需在极短时间内调动大量人手,并会总结今次行动的经验,令日后的安排更完善。特首林郑月娥同指,“封区”成功找出13宗隐性个案,认为行动有成效。她补充,当然行动有可改善的地方,并指日后采取类似行动会作改善,并强调港府的“封区”将会以突袭式进行。

在2021年1月26日,港府突宣布将碧街9至27号及东安街3号的3幢大厦列为指定“受限区域”,期间约330名居民接受检测,当中成功发现一个确诊个案。林郑指,不能小看任何一个感染的源头,并指港府会走在社区出现感染之前,逐步达致“清零”。

虽然港府“封区”的决定被各界批评,但成效大致上仍受到肯定。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麦美娟指,封区行政上未至于有严重问题,仅是过早走漏风声。而新民党立法会议员容海恩指,封区强检是教育市民的好机会,让市民了解到防疫抗疫人人有责。

过去,港府的防疫措施一直被指后知后觉或成效不大。经过检讨后,港府决定采取主动防疫策略,当然社会乐见港府作出反思及转变,亦肯定港府在“封区”中成功找出隐性确诊个案。但港府需注意的是,不论在过去,或是今次“封区”中,港府的防疫措施屡现漏洞,港府实在应吸取经验,尽可能将港人的影响减少最低。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