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改变世界格局 香港没有骑墙空间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2021年3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和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于阿拉斯加出席中美会谈。(路透社)

上周四至周五(3月18至19日),中美两国在国际屏息以待中于美国阿拉斯加州安克雷奇(Anchorage)举行了高层战略对话。这是双方自去年年中中断交流后首次有政府高级人员见面,在中美角力愈发升级的情况下,自然成为观察两国今后交往的一扇重要窗口。不少乐观的人希望这次会谈可以重置中美关系、管控分歧,在中美角力之中营造一个比较稳定的关系;悲观的人则看到,两国高层在会谈之前已经不断放出较消极的讯号,会谈开始后更火药味甚浓。显然,中美参加这场会谈有各自的目的,无论是乐观或是悲观的看法,都必须建基于对两国的务实了解之上。会谈开始前,美国精心部署,希望能给予中国威压感,重新巩固一直以来的“美国治世”(pax Americana)世界秩序;对于中国而言,说这是一场“鸿门宴”也不为过,必须小心应对。

无论是会谈地点还是时间,美国都费尽心思。地点选在阿拉斯加,美方强调是美国国土,以示自己握有主导权,但也比起在华盛顿举行少了政治压力,更适合密议一些重要事项。时间方面,美方更是严谨,在与中方人员面会之前,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先与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到访日本和韩国,与对应的日韩官员分别进行了“2+2”会面,明显是要争取在正式与中方见面之前,营造美国深得盟友支持的局面。

这场中美对话带有强烈的互相试探摸底性质,目标是在各自关心的议题上管控分歧,并没有具体要谈判的议程。因此美方掌握先机,静待中国代表—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和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到来,与其说是要增加什么谈判筹码,倒不如说是要突显自己处于上风的感觉。美国新任总统拜登(Joe Biden)亟欲证明“美国回来了”,洗刷特朗普(Donald Trump)时代与盟友离心离德的国际形象。

美国布局未达效果 中国强硬超出想像

话虽如此,美国的布局恐怕并没有达到其所预期的效果。美日两国“2+2”会谈发表了咄咄逼人旳联合声明,对此中国外交部强烈反击,指日本“为满足阻遏中国崛起复兴的一己之私”而“背信弃义”,语气之重为近年于中日之间罕见,北京更反过来警告日本小心得承受后果;相较之下,韩国未有全面配合美国的强硬对华方针,反而谨慎称韩国不可能在中美之间归边。

到了中美对话,面对布林肯再度攻击中国“威胁全球秩序”,杨洁篪显然有备而来,前后花了足足20分钟极具针对性地加以反击,表明“中方所支持的是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是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而不是一小撮国家所鼓吹的以规则为基础的秩序”。他反过来指摘美国任意利用军事和金融优势威胁他国,又抨击美国自身在人权等方面有根深蒂固的问题,诸如“对黑人的屠杀”,敦促美国先管好自己的事。

中国的强硬姿态超出了许多人的想像,反映北京对美国自以为高高在上的态度不以为然。这恐怕也打乱了美国的节奏,从这次中美交锋的表面效果来看,美方想努力宣示的“美国治世”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布林肯在杨洁篪发言后有些失态地叫住记者听他回应中方发言,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则引述美方官员指中方看来是“集中在公开的夸张言行与戏剧表演多于实事”,这些多少反映出美国对中方打破了自己盘算非常在意。

2021年3月18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与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于阿拉斯加出席中美会谈。(路透社)

假如中美争“治世” 香港难以独善其身

这场会谈虽然未至于没有积极意义,但显然不会改变中美陷入漫长斗争的大格局。尤其值得琢磨的是杨洁篪关于“以规则为基础的秩序”的话。美国的政治目的是维持以美国为中心的“美国治世”世界秩序;中国以联合国为题作反击,一些人或许认为中国也想有一套适合自己的规则与秩序,是某种意义上的“中国治世”。美国赤裸裸地要求中国必须服膺于美国掌控的世界,杨洁篪高调驳斥美国“从二十年前、三十年前就没有资格讲这种话……中国人是不吃这套的”。他又指出,“中国有自己方式的民主,美国也有自己方式的民主”,由此可见,“美国治世”与“中国治世”在未来将可能持续成为两套互相竞争的国际秩序观。

对于香港而言,如果真的发生“中国治世”的规则与“美国治世”的规则之间的矛盾,香港必须认知到自身跟日韩这些国家不一样,不存在选择站在哪一边的选项。以往一些民主派政治人物提出香港是“自由民主阵营的一员”,并将香港与内地之间的矛盾视为“自由民主模式与中国模式之争”,然而,香港是中国的一部份,即使要争取自由民主这些价值理念,也必须在国家所认同的方向上发展。

一些香港非建制派从政者曾经天马行空地企图通过外部压力、国际游说等方式,强迫北京接受他们的政治诉求,这是将香港置于北京的对立面,又或是错误地认为香港可以在中美之间进行选择。这正是为何反修例运动触动中央政府的底线,令其判定“一国两制”正被破坏的原因。《港区国安法》颁令下来,相信很多港人开始明白香港并没有所谓“中美共治”的空间。

一些人“退而求其次”,觉得香港可以独善其身,于中美之间“骑墙”,这也是不切实际的想法。置身风眼中的香港,根本没有可能做到事不关己。在国之大者的问题上,香港没有含糊其辞、不明不白的空间,而必须表明立场、坚守立场。

例如当下一个不得不马上面对的问题便是执行美国制裁的问题。本月初,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表态,并清晰指出美方制裁对中国银行体系没有约束力,而香港不论中外资金融机构都必须遵守香港法律,也不会执行美国单方制裁。但上周二(3月16日),美国国务院在一份声明中更新了因《香港自治法》而制裁的陆港官员,声言外国金融机构如果与其有重大业务往来,将受到制裁。在执行与不执行之间,香港能有多少“骑墙”与灰色的空间?

由小渔村变大都会 靠的是作中国门户

或许当下很多香港人仍抱有“香港人是香港人,中国人是中国人”的想法,又或者认为香港是国际的而非中国的。然而,大家可曾回想,香港之所以能由一条小渔村蜕变成站在国际舞台上的大都会,是因为作为英国的殖民地,还是作为中国的门户?香港与内地从来就密不可分,这既源于血脉、历史、文化,更是政治、经济、社会的联系,凭什么空想香港可以独善于中国之外?展望未来,香港的唯一政治议题仍然是“一国两制”,是中国对外开放的大门户,这样才是香港继续在国际间施展一己所长的依归。

香港人必须务实地认清香港是一个中国城市,这一点从来没有改变,“一国两制”能否行稳致远,最终系于北京对香港的信任,并非一些人口中所说的“国际标准”,更非美国所谓的“以规则为基础的秩序”。在中美角力持久化的未来,将会有更多是否接受美国“长臂管治”的问题出现,这可能是引渡要人,也可能是执行金融制裁,香港没有可能逃避而不去面对,也没有空间选择不站在自己国家这一边。我们必须藉此机会重新认识“一国”并不只是一个空泛的口号,而是涉及政治与行为伦理的根本逻辑。在必要取舍的时候,得清楚认知“一国”的意味便是“香港人就是中国人”的意涵。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