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片战争责任归咎英国 香港历史课本容不下多元论述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用来培养国家与民族认同,作为政治社会化重要工具的历史教科书,无论是在台湾或香港,始终成为各方极力施展影响力的战场。近日香港媒体指出,香港中二级中国历史科对于清末中英鸦片战争的背景,特别是删减此历史事件的内在原因,仅强调英国武力侵华,质疑是由于现时设下诸多政治红线,才让历史教育“不容许多角度论述”。事实上,就连2019年9月启用、目前通行于中国大陆各省市自治区的统编版高中历史教科书,对于鸦片战争的叙述,至少都是内外多重因素来解释,并未将责任单单归咎于英国。

依据《108课纲》所编纂的台湾初中社会科、高中历史教科书,于2019年正式上路以来,就遭到“去中国化”、“美化殖民”等种种批评与抨击。图为初二社会科课本。(許陳品/多维新闻)

港新版历史课本 鸦片战争责任全甩锅英国?!

有鉴于过去香港小学教师被揭露教错鸦片战争史实内容,引起中国大陆官媒新华社批评“香港校园亟须整饬历史教育偏差”,促港府须“彻底整肃当前香港历史教育的种种乱象”。即将于今(2021)年9月上路的香港中二级中国历史科教科书,就是依据2019年制订的《中国历史科课程指引(中一至中三)》编写,而此《课程指引》起到类似台湾《十二年国民基本教育课程纲要》(现称《108课纲》)的重要引导、规范作用。

近日香港《明报》报道,即将出版新课本的两间出版社:现代教育研究社(《现代初中中国历史》)、香港教育图书公司(《活学中国历史》),均将清廷贸易限制、中英贸易失衡的背景,均搬离鸦片战争背景章节,直接以“鸦片危害国计民生”、“英商输入鸦片”作为战争背景的起点,并删除清政府“以‘天朝上国’自居”、“闭关自守”等字眼,部分中史科教师认为这违背多角度论述历史的原则,质疑当前政治形势对香港历史教育划下政治红线。然而,翻查大陆内地在香港“反修例运动”后、于2019年9月实施的统编版高中历史课本后就能发现,所谓“不允许多角度论述”、“错就一定是对方(英国),一定不是自己(中国)”等说法,完全不符合事实。

统编版:多重因素谈鸦片战争

中国大陆现行高中历史课本—《中外历史纲要》上册中,在第16课讲述“鸦片战争的冲击与回应”。与香港即将出版的中国史课本类似,首先提到英国从中国输入大量茶叶与生丝,造成庞大贸易逆差,于是英国商人借助走私鸦片寻求贸易平衡,遂不顾清朝禁令,于1848年时向中国走私的鸦片超过4万箱。再依照马克思主义史学论述,说到19世纪中叶的英、法、俄、美等列强,在工业革命后基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向全世界各地扩张、争夺殖民地,以获取产品市场与原料,中国成为众矢之的。

紧接着该课第三段就讲到当时清王朝遭到帝国主义欺凌的内部因素:

中国社会仍然停留在封建社会,君主专制统治仍很顽固。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是主要的生产方式,科技处在传统状态。武备落后,八旗和绿营作战能力很差,使用的武器主要是冷兵器,远远落后于英国的热兵器。社会阶级矛盾正在激化中,各地农民起义此起彼伏。

可见大陆高中历史课本称中英鸦片战争爆发时,中国内外早已问题重重、危机四伏。再者,该课本在第14课“清朝的鼎盛和危机—统治危机的出现”,就已铺垫自乾隆、嘉庆年间起,“外商在广州的活动及其与中国商民的交往,都受到严格约束。……这种以闭关自守为主的政策,并不能真正消除外来潜在威胁,反而加深了隔阂和矛盾。统治者妄自尊大的心态无法适应新的外部环境,中国逐渐落后于世界潮流”。

而该段课文后的延伸阅读更披露了乾隆、嘉庆二帝在给英国国王的敕谕中,屡屡以“天朝加惠远人、抚育四夷”的倨傲姿态自居,根本没有删除中国“以天朝自居”、“闭关自守”的相关论述。倘若真的存在所谓“政治红线”或“不容许多角度论述”,那么如今已通行于全中国大陆各省、直辖市、自治区的统编版历史课本,又如何能够存在上述内容给数以千万计的高中生阅读与学习?更何况大陆流行一句话:“落后就要挨打”,显然是帝国主义步步进逼,清王朝无力化解内忧外患带来的沉重压力,才使鸦片战争爆发,乃至于战败签下丧权辱国的《中英南京条约》。

历史教育不是历史研究

香港《明报》引述中史科教师黄家梁的观点,称从前香港站在与英国殖民者相同的视角,认为鸦片战争仅是“为了自由贸易的商务战争”,但今天史学家普遍已反驳该观点。而今香港的中学历史课本,强调以中国观点出发,培养与增进国民的国家、民族认同感,这也正是国家依据统一的课程纲要(指引),审定官修或民间所编教科书的主要目的。

此外,在香港过往旧版中国历史科课本中,有题目要求学生评价林则徐禁烟手法是否明智?以及是否同意若中国当初采取较开放贸易政策,就能避免鸦片战争的屈辱?这些问题虽能促进学生思考,但容易落入见树不见林的偏狭中。在后现代主义影响下,仅仅强调开放式问答、正反思辩的历史教学方式,并不足以让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储备足够的历史知识,毕竟不是所有学生都想史学研究者,历史教学和历史研究终究是两回事。况且,教科书的根本性作用是义务教育阶段的政治社会化,本质上就是国家向国民灌输意识型态的方式,要回避这个目的,还要假称保持客观、中立,恐怕才是当前历史教育出现的最大问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