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有意规管选举“投白票” 区议会宣誓或现辞任潮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早前,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修改香港选举立法会议员和特首的方法,让泛民主派可参选的议席减少,参选空间变相收窄。香港有学者指,泛民主派在新制度下,最多只能取得立法会约六分之一议席。

过往,泛民主派基本上稳夺立法会三分之一议席,拥有关键否决权,而在新制度下,泛民主派的影响力无疑大减。与此同时,在这一年间,不少泛民主派因参与反港府示威,或协助或举行“民主派35+初选”,而被检控及被捕,让不少泛民主派考虑放弃参选换届立法会,或对选举态度不积极。

不过,有泛民主派人士认为,虽然泛民主派可能不参与选举,但亦有需要在选举中提出反对声音,故建议在选举中“投白票”或集体不投票。对于“投白票”的建议,港府警惕相关行为,呼吁选民应尽公民责任投票,不应“投白票”,更指将考虑修例监管。

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曾国卫指,会研究有否需要修订法例,规管“投白票”等行为。(HK01)

近日,立法会有关修改香港选举制度的小组委员会举行会议,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曾国卫指,现行法例有规管选举舞弊、操纵选举等行为,但因北京完善香港选举制度,会研究有否需要修订法例,以规管具体操纵及破坏选举的行为,包括鼓励“投白票”及废票等行为。

对于港府有意规管选举“投白票”的行为,不论泛民主派或建制派均不认同此举。建制派立法会议员谢伟俊指,香港并无法律要求市民一定要投票,投票只是公民责任,不受法例规管,认为港府现阶役毋须规管“投白票”的问题,除非将来情况有变,证实涉及外国势力或资金干预,才另作别论。

立法会议员、基本法委员会委员梁美芬指,“投白票”或呼吁选民如何行使权利是个人自由,认为未必需要特别立例处理。而行政会议成员、资深大律师汤家骅同指,现行法例下如果使用暴力、金钱等利益作为引诱,诱使他人投票或不投票,都属刑事罪行,但“投白票”是行使公民权利的一种方式。

而民主党主席罗健熙指,无法理解港府的说法,认为“投白票”是选民表达不满的方式。香港大学法律学院公法讲座教授陈文敏更指,选举就是让选民表达意愿,“投白票”是普通现象及表达意见的方式。

另一方面,早前港府规定区议员需要宣誓拥护《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区,而泛民主派区议员对宣誓未能达成共识。近日民主党进行会议,指民主党就区议员应否宣誓一事达成共识,指在港府立法后,将会迎合区议员的宣誓要求,并指中委会稍后将作出正式决定。而新民主同盟亦发声明,党内大多数区议员倾向宣誓。有部分泛民主派区议员认为,泛民主派在区议会仍然占有一定优势,若离任等同将区议会话语权及资源拱手相让给建制派。

而元朗区议员杜嘉伦在2021年4月7日宣布不会宣誓,并指已经辞职。他指,港府要求区议员宣誓的条文苛刻模糊,质疑港府可随意演绎,在权衡轻重下决定辞职。据了解,现时有数名泛民主派区议员已表明不会宣誓或决定离职,外界按趋势预料,最终或会有辞任潮出现。

在区议会问题上,港府多次批评,区议会在换届后出现严重泛政治化情况,偏离原本的地区工作。事实上,在新制度下,区议会的权力及影响力大减,区议员应回复原有职能,做好地区及咨询工作等,免选民失望。

而在“投白票”问题上,香港出现“投白票”建议,反映部分港人对香港选举制度不满及不信任。若港府最终规管选举“投白票”的行为,届时或让更多港人不信任及对港府反感,选举不投票,让投票率创新低、“白票”创新高情况。同时,港府亦难以确认选民是否有“投白票”,民间亦有众多方法抵制选举。因此,港府首要的事,是思考香港为何会出现有港人提出“投白票”的建议,并应想方法解决,与港人重修关系。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