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独相继出逃海外 《不割席》的讽刺回声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由挪威导演安德斯‧汉默(Anders Hammer)执导的香港反修例运动纪录片《不割席》(Do Not Split)入围本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虽然最后落马未获奖,但获奖的美国导演安东尼‧贾基诺(Anthony Giacchino)在上台领奖时特别向《不割席》的导演致意,称“香港示威者不会被忘记”,也让反修例运动在港台再次成为炒作话题。

挪威导演安德斯‧汉默执导的反修例运动纪录片《不割席》入选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Twitter@andershammer)

究竟西方和港台的反中人士为何这么喜欢《不割席》这部片?《不割席》究竟说了什么?综观这部长度仅35分钟的纪录片,导演明确站在支持示威者的立场,依照时序拍摄了2019年反修例运动爆发以来的多场标志性事件,包括9月14日九龙湾淘大商场冲突、10月1日反中国国庆游行以及11月的香港中文大学冲突、香港理工大学冲突等,并一直纪录到2020年《港区国安法》施行后的香港。

导演透过跟拍示威者的方式,身历其境地重现了那场曾将香港陷入一片火海的激进示威,并近距离拍下了示威者有计划地纵火烧中国银行、烧国旗,在街头和校园投掷燃烧弹,与警方激烈交战的场面,也采访了学生领袖邵岚等多位示威者,让他们大谈所谓的“五大诉求”,以及自认被中国政府和香港警察“打压”的心情。

然而,整部片聚焦在香港警察如何“残暴”地镇压示威者,却全然不提反修例示威者的暴力“有过之而无不及”,例如恣意殴打唱国歌、呼喊爱国口号的香港民众,执砖头砸死清除路障的老翁,对持不同意见的市民点火焚烧,令其严重烧伤等等,犯下诸多令人发指的非法脱序事件。即使在这部片中,我们也可以看到香港警察的执法其实较西方的警察来得节制,甚至还出现群众围攻警察的镜头。

反修例运动期间,香港暴力示威威蔓延到大学校园,图为2019年11月12日,香港中文大学内的示威者不断在校内纵火,扔汽油弹,与警方对峙。(Reuters)

当年,香港反修例示威者提出所谓“不割席、不谴责”的原则,亦即不论运动中示威者做出多么暴力的行为,都不应切割或谴责,如此才能“团结”所有抗争力量。时任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HKIAD)发言人的邵岚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遭主持人质疑示威者滥用暴力攻击民众,询问邵岚是否应谴责这种“不人道行为”,但邵岚仍闪躲不愿谴责,反映该运动缺乏基本的伦理道德。而这些“不方便的事实”,在名为《不割席》的片中,全都消失了,邵岚反而被打造成勇敢抵抗“极权”的年轻领袖。

《不割席》一片中,也可以看出当年香港示威者的思想状态十分混乱,盲目将过往的英国殖民者当成“善”的一方,却将中国妖魔化为“殖民政府”、“恐怖极权”,还有年轻示威者把“Fuck China”、“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挂在嘴边,要求西方各国“制裁”香港,认为这种“揽炒”策略可以让香港和中国同归于尽等等,在在显示香港年轻人缺乏“国家”观念、偏离“一国两制”,也证明目前在香港实施“国安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有其急迫性和必要性。

在反修例运动落幕一年多后,重温《不割席》中呈现的骚乱景象,不但没有让人感到同情示威者,反而更加显示当年那场示威违背香港民众的利益,是一场由极端反中的港独份子主导、触碰一国两制底线的、没有出路的骚乱。

事实上,现在回头看香港反修例示威者提出的“不割席”原则,也是格外讽刺的。影片中的邵岚,在《港区国安法》实施后,就火速辞去“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代表一职,并逃亡到美国。其他像是黄台仰、张昆阳、梁颂恒、梁继平、罗冠聪等港独份子,也都陆续离开香港,逃往德国、英国、美国等地,以免遭到国安法的拘捕。这些当年信誓旦旦“不割席”的示威者,如今为求自保都一走了之,究竟有何颜面面对无能力离开香港的“手足”?

图为2020年9月1日,前香港众志常委罗冠聪于德国柏林参与示威。(美联社)

近日又有一名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前会长周竖峰逃往加拿大,此人曾狂骂同校的大陆学生为“支那人”,如今却公开承认自己不愿坐监,“懦夫地离开香港”,只能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香港的年轻一代是该回到理性框架,共同谋求香港在一国两制之下的积极发展,这或许是《不割席》这部纪录片,在西方语境之外,更值得令人反思之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