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失业保障不足 保险金或可填补漏洞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新冠肺炎疫情持续超过一年,对香港经济造成的创伤显然无法在短期内修复。持续的阵痛笼罩在香港市民头顶,尤以抗风险能力较低的基层为甚。今年首季失业率仍然高达6.8%,失业人口累计有25.33万,当中不乏低薪一族。在缺乏失业保障制度的香港,不乏声音要求港府参考全球各地设立供款式的失业保险计划,但香港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却坚持,“失业保险”和“取消强积金对冲”只能二择其一。然而,纾解民困本是港府应有之责,当局不但把两种截然不同的政策混为一谈,甚至不容社会进行讨论,实在令人不解。究竟“失业保险金”可否填补失业保障不足的漏洞?而港府口径到底是真问题还是假借口?

香港生活成本颇高,即便略有积蓄,普通市民今日手停就不得不忧虑明日口停。纾解民困本是港府应尽之责,在失业问题如此严峻之际,不少政党、工会及民间团体纷纷呼吁港府全面检视香港失业保障制度,提出设立失业保险金及经济审查的失业援助金。然而,在2021年3月3日,在立法会人力事务委员会辖下的“研究在港设立失业援助制度小组委员会”会议上,出身工联会的劳福局副局长何启明却坦言,港府未有立项处理相关问题的研究。

外界认为,当下的综援制度未能为基层,尤其是失业人士提供足够保障。(HK01)

失业保障制度千疮百孔

香港社会总有意见认为,当下的“综合社会保障援助”(综援)计划未能为失业人士提供足够保障,一来因为审批程序过严,二来碍于负面标签效应,所以另外提倡专为失业人士而设的失业援助制度。然而,罗致光表明香港缺乏有效核实申请者是否真实失业的机制,所以拒绝设立相关制度。

至于自言出身贫苦的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在今年2月底发表的《财政预算案》中,也以“政府已多次阐述不接纳建议的政策考量”搪塞社会诉求,而且建议设立“百分百担保个人特惠贷款计划”援助失业人士——即由港府提供担保,失业人士可申请额度为在职平均收入六倍的贷款,上限为八万港元,首12个月只需还息,之后本金连利息最长可摊分五年偿还,年利率固定一厘;如果申请人按时全额还款,缴付的利息可获退还——这一举措看似可以帮助失业人士暂缓燃眉之急,实则是将一年后能否还款的压力抛给已然处境动荡的失业者——试问,当港府也无法确保经济复苏,又有谁能保证未来一年一定可以找得到工作及还款?

港府的逻辑不难理解。当局明显自以为是地认为,疫情缓和后经济情况定然好转,劳动力市场也会自行复苏,失业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但有关举措实质却令25万失业人士落入更加无保障、无依靠的境地,要求他们将命运交给无可把控的疫情,在天灾人祸中自力更生。

劳福局在处理失业保障的问题上屡屡失言。 (HK01)

这种“冷血”的施政思维,正正常见于港府的劳福政策当中。例如罗致光多次强调,在香港经济多年起伏中,现行综援制度已经有效发挥“安全网”功能,为失业人士提供援助。然而事实却是,尽管去年6月港府透过综援提供“失业支援计划”,放宽失业综援申领资格,但截止2021年1月,失业综援申领个案仅达19,766宗,仅占失业人口的8.7 %,可见失业综援覆盖率太低。更可笑是,副局长何启明竟称失业人士不一定生活很困苦,可能拥有资产,或是原本相对有钱、高薪——这番论述的冷血程度简直可以与“何不食肉糜”相提并论。

此外,备受社会批评的综援制度多年未经检视,存在制度缺陷。例如以家庭为单位的申请方式,造成与在职家人同住的失业人士可能无法通过资格审查。同时,现时资产限额仍被认为过于严苛,逼迫工人耗尽过往积蓄或遣散费长或服金后才能申领;而综援金额亦被指不足以应付每日生活开支。加之社会对于综援受助人的严重污名化,使许多需要帮助的失业人士望而却步。以上种种都说明综援制度远远未及罗致光所言的那么“有效”和“安全”。

失业保险能否填补漏洞?

针对香港失业保障的不完善之处,立法会“研究在港设立失业援助制度小组委员会”在3月3日的会议上讨论本港失业援助制度,并对选定地方的失业保险制度进行了探讨。

所谓“失业保险”,是一种社会整体风险共担及收入再分配的工具。风险共担,是指当社会面临经济危机、天灾人祸或结构性问题等非个人原因造成的失业潮来袭时,能够由整个社会承担风险,从而缓解个体独自承担危机的压力,减轻失业对个人造成的冲击。同时,失业保险金涉及劳动人口的收入重新分配,由就业人口贴补失业人口。就其政策目的而言,失业保险旨在为失业问题托底,促进社会公平,并助益于社会整体经济稳定。目前,全球已有86个地方设立供款式的失业保险计划。

香港的失业保障不足,首当其冲的正是基层市民。(HK01)

失业保险主要有以下特点。为集合风险及避免风险的逆向选择,失业保险计划通常以强制形式推行,尽可能涵盖最多的雇员。大部份地方规定劳顾双方按每月工资共同供款一段时间后方可领取。供款总和大都低于3%,供款一般注入一个中央基金,以便汇集风险,同时便于做之后的保险金分配。此外,失业保险制度通常由公共机构管理,不过各地政府提供财政资助的模式有所不同。为避免失业保险制度被滥用,各地方也会为申领失业保险金制定资格准则。同时也会按照市场变动灵活调整失业保险供款比例、申领时限,以及相关的积极劳动力市场政策,以降低失业保险的风险。

相较于经济审查式的福利援助金——如失业综援,失业保险的社会经济效益更为显著。失业保险基于失业人士既往的供款,因而获得的收入支援金额较高且更具尊严。同时因为制度设计的强制性,能够涵盖的工人范围更广,有助减少贫穷问题。此外,因为失业保险在一定时限内提供援助,使得失业工人有更多时间寻找能够发挥其专业技能的工作。

例如当下受疫情影响,具专业技能的人士如健身教练、美容师等服务业从业人员处于失业或开工不足的状态,迫于生计只能选择做散工、送外卖等并不能发挥自己专业技能的工作。如果在一段时间内他们能够获得失业保险金援助,则不至于焦虑转工流动向其它自己并不擅长的行业;即便行业内部劳动力需求下降,失业保险金亦使他们有时间学习其他技能。提升就业能力。如加拿大、韩国等地会将“积极劳动市场政策”融入失业保险制度内,为失业保险受助人提供积极培训与再培训。

就社会层面而言,失业保险金能够发挥自动稳定整体经济的作用,在失业率高企、经济衰退时支撑消费。因此,有论者认为失业保险金制度有助于促进社会经济稳定,提升社会持续发展能力。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