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打击假新闻不得不面对的挑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2021年2月,出席立法会答问会开场发言时主动提出港府五大立法建议。而立法建议涉及的层面广阔,牵涉区议会、医疗、住屋、禁止“起底”和发布假消息等多个范畴。而在“起底”和发布假消息方面,当时林郑指会先处理较为迫切的“起底”行为,并会争取今个立法年度完成草拟修订《私隐条例》,并未就处理假新闻有进一步补充。

上月,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及警务处处长邓炳强分别在立法会财务委员会特别会议指,港府要处理“假新闻”的问题。李家超指,有部分媒体刻意将罪犯塑造成英雄故事,这些意识非常败坏。而邓炳强批评,很多外部势力利用香港代理人,用假新闻及假消息的方法来煽动仇恨、分化社会,强调警务处会全面调查危害香港安全的人,并一有证据会拘捕及检控。

2021年5月4日,林郑月娥出席行政会议前见记者,指假新闻法需要大量研究,特别是港府如何应对那些日益令人担忧的趋势,强调港府现时正就海外实践进行研究,但并未有立法的时间表。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强调,港府正在海外实践进行研究假新闻法,但未有立法的时间表。(HK01)

对于港府官员接连主动提起处理假新闻,反映港府重视香港假新闻问题,顿时成社会热话。对于假新闻问题,各界反应两极,早在2020年9月,工联会在政党网站上以问卷访问约千名市民,了解市民对有关信息看法。结果显示,94%受访者同意需要立法打击谣言及假新闻。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郭伟强指,现时没有专门法例针对网上虚假信息,港府只能以其他法例作出检控,建议港府正视问题。近日,青研香港公布“港人对传媒生态意见”问卷调查结果,结果显示有64%受访者认为香港传媒质素恶化,亦有约63%受访者认为传统媒体无足够监管。

相反,记协主席杨健兴表示,担心日后港府一旦订立“假新闻法”,由港府裁定“假新闻”,会让法例“武器化”,更会让传媒自我审查的问题更严重,甚至影响日常运作。台湾陆委会发言人邱垂正指,港府研究或订立“假新闻法”,容易引发香港社会及国际社会的反弹,认为立法应充分咨询公众及讨论,避免条文定义模糊及浮滥,随时陷人于入罪的风险。

对于港府考虑订立假新闻法一事,有人批评港府的目的是打压言论自由,事实上,言论自由与假新闻是两码子的事,打击假新闻不等于收紧言论,不等于压缩新闻自由,任何社会都不喜欢假新闻,而新闻自由从来不是假新闻的借口。由于互联网的普及及社群媒体的发达,让假新闻易于散播,亦令问题更趋严峻。根据英国广播公司2017年一项民调结果,有79%受访者对网上的假新闻感到担忧。不论在国际或是在香港,假新闻问题趋渐严峻。在香港爆发疫情初期,有人在香港谣传越南及泰国等地将会暂停对港供应食米,推行出口禁令,纵使消委会及商界人士实时进行澄清,但香港依然出现民众恐慌性囤购食米的情况。

为免假新闻问题加剧,近年不少国家计划或已立假新闻法。法国在2018年订立反信息操纵法,针对有意影响选举的网络假讯息,要求法官在48小时内做出裁决。德国在2017年订立社群网络强化执行法,要求社群平台在接获申诉的24小时内,删除明显违法的言论。

当然,港府打击假新闻重要,也有必要,但怎样让打击显得更有说服力及符合国际惯例,并能兼顾新闻自由,是港府是值得思考和注意的地方。在假新闻问题上,仍存在让人担忧的灰色地带。举例说,现实中市民很难界定对方是否故意发布假新闻,很有机会转发不实的信息。又或是传媒难以查证每个消息来源,有机会误报消息。因此,若法例过分严苛或定义不清,很容易让媒体及市民误坠法网。为此,港府应充分咨询公众及多作讨论,避免条文定义模糊。新闻自由及言论自由是香港重要的基石,如何定义假新闻及平衡新闻自由,是港府在立法前不得不面对的挑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