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品海:相互了解才能相互尊重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中央政府了解香港吗?

显然不了解!如果了解,它为什么是在骚乱之后才意识到香港民情如此不满?香港回归了二十多年,社会骚动不是偶然事件,说远的就有2003年的五十万人示威,近一些是2014年的占中和2016年的旺角骚乱,最严重的则是2019年这一次反修例骚乱。作为持续观察它过去几十年发展的人,我深信中央政府具备卓越的治国理政能力,处事绝不草率、心思缜密,更不是遇事避难的政府,然而,所谓百密一疏,香港政情确实有可能被忽略的地方,这也让我们更能明白,“一国两制”这个伟大创新并不是说几句话就能成功,更不是因循守旧可以实现的。

“慎易以避难,敬细以远大”,这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喜欢用来告诫官员的一句话,意思是处理容易事情时不要轻蔑,有了戒慎之心,足以避免让其成为难以处理之事;处理小问题亦抱持敬畏态度,大麻烦就会离你很远。这句话用来分析香港问题很是恰当。不少内地朋友都认为,香港一直管得不错,内地才是近几十年发展起来,很多东西还在学习香港的经验,又如何帮助香港?这种观察事后证明是错误的。只要深究一下,中国共产党信奉历史唯物主义,它如何会看不懂资本主义的发展规律,包括在光鲜表面之下隐藏的各种系统弊端?但是中央政府过往的确轻视了香港政情的复杂性,以为是易事、小事,“井水不犯河水”就可以了。香港不少人埋怨中央政府只知道与商界沟通,看不见香港的深层次问题,负责香港事务的港澳系统就更是失焦,或许还误导了中央政府,以为香港政治混乱只是一小群人在闹事。然而,2003年的示威不就已经提醒了中央香港政治的复杂性,董建华先生因而中途离任;2014年占中将矛盾主体聚焦到年轻人身上,梁振英先生不亦因此不再寻求连任?香港有句俗话,“迟到好过无到”,中央政府近年终于意识到治港政策的不足,所以在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做出彻底改革的决定,包括改变治港体系的人事结构。

香港人了解中国共产党吗?

显然不了解!如果了解,为什么会意识不到它将采取严厉手段制止骚乱,要到它果断为国家安全立法,甚至调整选举制度,确保违反国家安全的抗争派无法进入权力体系之时才如梦初醒?香港人不蠢,也不是活在虚幻世界里,然而,长时期受自由主义意识形态主导的政论洗脑,对内地建立了根深蒂固的偏见,对不熟悉的论述建立了屏障,听不到来自中央政府的警示,更看不见国家治理的极大进步。年轻人冲动尚可理解,泛民的头面人物竟然也投机放任,毫不尊重香港的政治伦理,荒谬到将政治前途寄托在英美政客手中,如此无知愚昧,难道是出于有足够的了解吗?

“慎易以避难,敬细以远大”,这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喜欢用来告诫官员的一句话。(新华社)

“天堂”假像遮蔽了香港的大转型

我多次提及“以小事大以智”的道理,它很容易明白,却不容易做到,原因很简单,离不开人的无知和傲慢。我翻看激进泛民从政者之前的论述,他们不知道是根据什么理据认为香港和中央政府拥有相同政治地位。在政治中,无自知之明,不知道对手实力,是要付出沉重代价的。要了解对手,首先要明白它的存在以及存在的道理或背景。何谓大,也就是可以“压”小,无论这是指力大力小、钱多钱少,甚至可以是篮球赛中的身高比较。表面看关系是给定的,现实中,智者还是可以管理好两者关系,避免造成“以大压小”的结果,而愚者就会适得其反。

就以《基本法》23条立法为例,香港社会长时期不愿意立法,手段不至于让中央政府难以接受,结果是十七年都没有寸进。2014年中央提出特首选举831方案,被香港立法会否决,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下级议会否决了人大常委会决定,中央政府从容接受,但一旦有人无理取闹,中央政府随即自行完成国安立法及修改选举机制,这不正好说明它之前是如何坚守忍让态度?前后差别,有目共睹,不是不可为,只是不愿为。反修例骚乱之后的发展只能证明以卵击石的无稽,毛泽东在《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中写道,“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词句的背景虽然不一样,但还是可以用来提醒自以为是的人: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了解”是极难做好的工作,更何况这是大转型时代的“了解”。何谓“大转型”?用来描述过去几十年内地的发展很容易让人明白,但要认识到香港过去几十年也正在发生“大转型”却并不容易。事物发生转化,从表象看是简单而清晰的,但内里发生的转化就难以辨识。内地在过去几十年不论是表象和本质都发生巨大变化,一般人只看到了表象,以为就明白变化的意义,其实只是管中窥豹,知其一不知其二,但至少知道有变化发生了。然而,因为肤浅的认识,亦可能出于政治狡辩,很多人将内地几十年来的发展说成是不可持续,企图误导大家中共国家治理的本质没有变化,以此为理据推销中国崩溃论,以致一些缺乏独立判断的香港人被洗脑,中毒极深,甚至明知是谎言亦无法自觉,结果就是什么变化都不愿看见,更不必说“了解”。

香港高楼大厦林立、五光十色,不少内地人认为这就是天堂,事实上香港从来不是天堂,一些人甚至认为它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早就华而不实,徒有其表。不论对以往的评价如何,今天的社会共识就是香港身处深层次矛盾,社会贫富差距严重,在高耸入云的亮丽大厦背后竟然到处都是㓥房,表面光鲜,走进去却不堪入目,政治不稳与此紧密相关。只看表面,一般人难以看透本质发生的变化,就好像没有多少人清晰看见美国的深层次问题,很难理解它为什么枪击罪案频发、毒品泛滥,种族歧视从立国至今都无法解决,如果经济真的如此强盛,就不需要通过印钞度日长达十几年。对于香港,中央没看清其内在变化,香港的精英则因为各种原因对变化视而不见,一般人估计是羞于启齿,不愿意接受现实,承认自己是制度的输家,结果都被埋在意识形态的喧嚣中。

中美关系过去几十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路透社)

从中美博弈看清央港关系本质

如果无法相互了解,就不可能建立相互尊重。香港和内地的关系并不对等,但不少香港人对内地,甚至是中央政府,却摆出难以理解的傲慢,让建立符合相互身份的关系变得不容易。虽然央港关系份属中央与地方关系,不同于中美之间的对等主权国家关系,但通过了解中美的关系,或许也可以更好理解香港和内地关系应有的本质。

中美关系过去几十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从尼克松(Richard Nixon)在中美没有邦交的情况下飞到北京寻求外交破冰,卡特(Jimmy Carter)总统放弃与台湾的邦交正式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到今天美国政客发起毫无胜算的贸易战,甚至在毫无事实根据下荒唐至极地用“种族灭绝”来批评中共的新疆政策,这些历史上的波动发展让大家更好知道美国政治是如何根据利益需要在友善和丑陋之间左摇右摆。

就以以巴冲突、叙利亚内战,甚至是土耳其和亚美尼亚的争议等为例,事实与正义对美国政客无关痛痒。美国扮演什么角色完全取决于自身政治需要,这解释了美国为何阻止联合国安理会讨论以巴冲突,又为何从开始时积极参与推翻阿萨德(Bashar al-Assad)政权到后来躲在库尔德及其他叛军背后,在亚美尼亚问题上也只是到了有政治需要才改变对土耳其的圆滑姿态。既然美国国内的种族歧视,枪支和毒品泛滥等基础社会治理议题都可以被政治玩弄得毫无辨识性,国际事务就更容易被操作得体无完肤。

美国政客不知羞耻,任何时候都会将问题的责任说成是对手的,牵涉到内政就是敌对政党,国际事务就必然是其他国家的行为所引发。他们时常以道德判官的姿态指控他人玩弄权术和假新闻,但美国自己恰恰是其最主要生产与出口者,只因为它垄断世界舆论平台,它的无耻才难以被揭发和批评。中国的崛起必然会遇上这个狂妄自大的政治流氓,但任何人都没有必要去与美国争辩,因为根本不可能改变它,装睡的人是无法叫醒的。中国需要做的是从战略高度来审视如何在很长时期的冲突环境中维系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当然重要,两者之间的经济交往牵涉到两国人民的基本生活需要,甚至直接影响世界经济发展,但已经不存在谁需要谁的问题。美国的民粹政治让经贸关系被搓圆压扁,还借用香港和台湾议题哗众取宠,政客们乐此不疲。这是因为中美关系交恶在今天的美国能起到将内政失败责任推卸出去的作用,美国选民虽然早就表达不相信政客,但大家还是会被虚假陈述所误导,结果是现实利益和政治天平在选举期间只会跟随更能作秀的政客摆动。

在特朗普(Donald Trump)执政期间,中美爆发贸易战,图为特朗普卸任总统后,2021年2月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演讲(Getty)

美国的政治文化让选民无法接受政府不去维护美国的独大地位,以致被扭曲了的最大社会共识竟然是阻挡中国崛起。但中国崛起趋势的形成是过去几十年发展的结果,美国精英们后知后觉,受到民粹声音批评之后认为这种发展不利于他们的选情,开始通过扭曲事实的方式来挽救。他们谎称中国有计划挑战美国的霸主地位,但这说法本身就是虚假的。就算是美苏冷战,苏联解体也是因为自己的治理不彰,美国被动地成为唯一的超级大国。中国的衰落或复兴也有着自己的规律,不会因为美国做什么不做什么而发生。中国一旦成功发展经济,提升人民生活,以它的人口规模,当然就会在经济总量上取代美国,当年美国超越中国或欧洲,就是因为它利用科技和人口的急速上升,让北美洲这一片荒芜之地成为最强大的国家。今天中国同样是因为做对了各个领域的改革才会壮大起来,与美国治理的不济毫无关系,中国当年阻挡不了欧洲的崛起,美国今天也无法阻挡中国的崛起和超越。

然而,美国政客是不会将必然发生的事情坦白告诉人民,由于选举需要,他们在选民面前会摆出自己正积极制约中国的超越,甚至误导选民自己多么成功。既然答案只会在很久之后才知道,这种欺骗从来无法被追究。中国政府根本没有什么可以应对,如果非要说中国什么时候适合“出手”,它只需要等待对方彻底觉醒、元气耗尽,现在做什么都只会是事倍功半。

中美关系本身并不与香港和中央政府之间的关系有任何可比性,但事物的相对性从来都是可以用来借镜的。中美贸易战初期,美国政府的虚张声势使中国看似大祸临头,结果如何大家心里有数。原来新冠疫情才是真正的国家实力博弈,结果同样是与原先的想像大相迳庭。显然,事情的发展规律不会被叫嚣和谩骂引领,更不会因为扩音器的大小改变事情的本质,这对美国的对华政策有警示,对部分香港人毫无根据敌视中央政府的情绪病一样有用。实事求是,用事实说话,用道理说服人,才是政治的应有之意。弄虚作假、狐假虎威、甚至使用低级暴力,既不长久,更无济于事。中美关系如此,央港关系同样如此,更何况后者是上下级关系。

搭建改革沟通平台凝聚民心

大家或许注意到香港最近改革之声四起。除了建制派骨干民建联大力宣传香港要“变革”,主管港澳事务的中国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在这两年的多次会议中都强调香港要解决深层次问题,传闻中联办会在近期探访基层、了解民情,为香港推动改革造势,泛民大党民主党也设立了解内地政情的工作组。民生亦再次成为各种政治力量的论述,连政府都高调行使收回土地条例在元朗收回地产商手中的农地。如果这些都是真正改革的先兆,或许折腾多年的政治冲突还是起到了积极作用。

要说社会改革,民主党应该是这其中最早最多提出社会民生议题的政治组织,很可惜,这种声音后来都被意识形态口号所淹没,他们自己亦没有太过坚持。如今,既然政治光谱中的各个板块都在强调改革,它应该是社会共识,香港人和中央政府应该建设针对改革的沟通平台,一起努力解决深层次问题,同时可以增加相互了解,更希望能通过了解而达到政治和解。

政治和解在占中之后就曾经是各方努力所在,林郑特首上任后努力与泛民政党修好,甚至捐款三万与民主党,成为城中热话,后来的冲突证明和解不是大家客气一番,相互捧场就可以获得。还有一些人认为,将抗争派逼走、尽数起诉泛民从政者或使用其他手段让其噤声,问题就可以解决。这或许是短时间起到止暴制乱的手段,但对处理深层次矛盾毫无作用。如果今天还有人故意忽略深层次矛盾,认为香港的骚乱只是一小撮人在搞事,那就真的是罪孽深重。

没有共识的和解只是无本之木,正如没有了解何来尊重。真正的和解,其前提必须是真心实意的相互认识、相互尊重。中国共产党给予香港人的最大尊重就是制定“一国两制”,香港人对中共的最大尊重同样可以是“一国两制”,但两者对“一国两制”的认识似乎还是有些差异,这就需要更多的相互了解才能逐步有共识。在“一国两制”之外,改革很可能成为香港人和中央政府之间最新的共识。跟“一国两制”一样,大家对改革是否有共同内涵还是未知之数,估计就算有差距,亦不至于像“一国两制”那样严重。既然如此,大家可以在改革议题增加交流,共同推动,借机增加相互了解,或许还可以提升相互之间对“一国两制”的理解。

(本文转自香港01)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