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策讨论不能空口说白话 治理必须长远部署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日,现任特首林郑月娥、前特首梁振英、新民党立法会议员叶刘淑仪三人围绕香港土地供应政策公开针锋相对。梁振英在2021年5月中旬建议发展不超过100公顷位于大榄郊野公园的边陲土地,用以兴建约二至三万个资助公营房屋单位,并且批评现届港府叫停了在他任内展开的相关研究。其后林郑月娥回应传媒提问时表明不打算改变郊野公园土地原有用途,又称本届港府无意逐块土地研究,而是希望“开拓新的土地”。叶刘淑仪则趁机推销重置葵青货柜码头300公顷临海用地方案,认为这样可以腾出土地兴建面向中产阶级的“新居屋”。

除了土地供应问题之外,三人对香港公务员团队亦有不同意见。未曾当过公务员的梁振英直斥港府编制做事速度太慢,部门之间传递文件也能花上几个星期,完全欠缺“Do it or die”的要求。反观曾任政务官的叶刘淑仪一边为前同僚团队“平反”,赞扬他们熟悉技术细节规程,有助制度落实,另一边承认过度讲求规矩容易构成因循作风,又指现时公务员系统未必与问责官员有一致的价值观。同样曾任公务员的林郑月娥,倒是轻描淡写表示她和公务员团队有胸襟接受批评,以及重申公营部门确有“精简程序、精简架构、提升效率”的改革必要。

林郑月娥、梁振英及叶刘淑仪三人从不同角度批评以往香港土地供应策略出现了问题。(HK01)

值得注意的是,这三位近来发声批评港府过去土地供应政策的人物,无一例外都是长年掌握实际管治权力。身为现任特首的林郑月娥大学毕业随即加入政务官行列,并在2007年就任发展局局长,又于2012年成为政务司司长。梁振英自香港回归后便是行政会议非官守成员,1999年接替钟士元出任行会召集人直至2011年,而在卸任特首前夕更当选为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至于叶刘淑仪尽管2003年辞任保安局局长后未再担任官职,但她从2008年起连续三届当选港岛区立法会议员,2012年开始成为行政会议非官守成员,对近年本地政策一样具有相当影响力。

以上三人从不同角度批评以往香港土地供应策略出现了问题,甚至说得好像自己没有任何责任似的。林郑月娥声称土地供应政策的成效是“前人种树、后人乘凉”,那么请问在十三年前为发展局局长、九年前为政务司司长的她,有没有种下任何“树”给后来作为特首的自己“乘凉”?梁振英批评公务员团体未能用“Do it or die”的态度解决房屋问题,可是在他担任特首的期间,又有没有尽力让公务员做出什么成绩?而五年前立法会辩论“制订房屋政策、纾缓殷切住屋需求”议案的时候,为什么叶刘淑仪当时只懂得拿出一个加入“多管齐下”与“土地”等八个字的空泛修正案?

三人明明均不是对本地政策毫无影响力的普通平民,来到此时此刻竟敢带头宣称以往香港土地供应走错了路,还各自吹嘘自己现在的方案才是正确选择。虽然林郑月娥总是将“明日大屿”计划包装为本届港府成绩,可是港府其实早在曾荫权与梁振英时期便分别就“维港以外填海”及“西部水域填海”展开研究,同期的行政会议及几届立法会亦一直在跟进相关事务,所以,单是填海计划至今尚未成事,曾参与其中的三人便皆责无旁贷,否则,难道本港土地供应政策走向是发展局局长、政务司司长、立法会议员、行政会议成员以至特首都无权过问的事情吗?

选举承诺事后未必兑现

让林郑月娥、梁振英、叶刘淑仪三人选择今天高调争论昔日政策对错的主要原因,归根究柢恐怕仍是下届特首选举近了。毕竟决定特首选举委员会构成的《2021年完善选举制度(综合修订)条例草案》,在早前通过法案委员会审议阶段,并订好要在立法会会议上恢复二读辩论和进行全体委员会审议、三读程序,而预定在今年9月19日举行的选举委员会界别分组选举,相关的选民登记亦已经于2021年5月初截止。对于那些有意明年3月竞选下届特首位置的人来说,当然是时候开始其宣扬竞选政纲和争取选委支持的工作。

至于土地供应与公务员之所以成为争论的焦点,一样也跟即将来临的特首选举脱不了关系,因为它们都是获北京领导关注的课题。中国国务院副总理韩正早前提出解决香港土地房屋问题“难度是很大,但总要有开始的时候”,到2021年5月16日,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发言人又称“反中乱港分子利用制度漏洞混入公务员队伍……以所谓'政治中立'为幌子消极或拒绝执行法定职责”,加上香港土地供应落后与公务员办事效率低下本来便是市民大众长期不满的弊病。或许因此,特首选举的潜在参选人迫不及待想展示自己看到相关问题及有处理它们的良方妙策。

不过,单纯为了政治选举所作出的政策倡议最终是否真能兑现,这点肯定是有疑问的。起码在今次主要争论的土地供应政策方面,梁振英、林郑月娥两位特首过去任内便无法完全兑现当初竞选政纲里的承诺,譬如梁振英在竞选政纲提出要确保公屋家庭申请者及非长者一人申请平均轮候时间同为三年,到2017年6月底,一般申请者的平均轮候时间仍为4.7年;林郑月娥竞选政纲则承诺“增加资源给予开拓土地相关的部门”,结果地政总署在港府开支预算拨款占比反而由2018至2019年度的0.6%减至2021至2022年度的0.52%。未来无论是谁参选或当上下任特首,都不应该再像这样空口讲白话才行。

高效治理必须长远部署

另外一点有趣的是,三位政要不约而同指出土地供应需要“长远”策略。林郑月娥近日指本届港府认为土地供应要有“​​长远谋划”,叶刘淑仪于去年6月给新民党的立法会工作报告说要“寻找长远增加土地供应的方案”,2012年梁振英的竞选政纲也写到“香港并不缺乏土地,只缺乏长远规划”,同年初还是发展局局长的林郑月娥亦说“建立土地储备以应付香港长远发展需要的工作”……姑勿论“长远”一词究竟可以指多长或多少年,但相信它必然不是指让任何人用这二字去拖延问题,真正想达致“长远”必须立刻由“当下”开始着手部署。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参加了第十三届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内蒙古自治区代表团全体会议,于审议地方政府工作报告期间提出“高效能治理”概念,表示地方政府应“积极主动作为,既立足当前,又放眼长远……推出一些管用举措,特别是要研究谋划中长期战略任务和战略布局,有针对性地部署对高质量发展、高效能治理具有牵引性的重大规划、重大改革、重大政策,在应对危机中掌握工作主动权、打好发展主动仗”。这种强调先行部署长远政策的“高效能治理”要求,自然适用于同属中国领土的香港特区政府。

可惜历届香港政府高官及公务员偏偏就是极为欠缺“积极主动作为”,并将完全相反的“积极不干预”奉为金科玉律,尤其高级公务员数年一调的安排更令他们没有动力推行任何长远政策改革,因此,按理有能力去扭转这个现象的,便是经由选举诞生、获国家任命的行政首长。假若连现任的特首或潜在参选人都只懂得几年一次跑去从事选举工程,强行找理由去否定上届港府以突显自己的高瞻远瞩,甚至将“长远”的政策规划视作普通口号,当选以后又不能够设法将其承诺具体落实,此般作为根本称不上是帮助香港达致“长治久安”的治港者应有之举。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