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荆党:香港的亚洲个体主义精神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港版国安法颁布实施、选举制度完善的当下,部分香港人感到不适应,认为香港愈来愈内地化,觉得未来港人传统的生活方式也会受到挑战,香港已经走向“一国一制”。其实,这种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在可以预见的将来,香港断然不会变成另一个内地城市,其根本原因之一在于香港根深蒂固的亚洲个体主义价值观。

新的法律和制度落地之后,香港仍然享有高度自治权。香港享有立法权,有独立的司法权,现行的普通法体系不会改变;港府由法律界定的香港人组成,主要官员在本地通过选举或协商产生;在不破坏国家安全的前提下,港人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旅行、迁徙、通信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不受影响;香港作为自由港和独立关税地区的地位不会改变;港府有发行货币的权力,资金进出自由;港府财政保持独立,不向北京纳税;港府可以以“中国香港”的名义,单独同世界各国、各地区以及有关国际组织签订协议;港府可自行签发出入香港的旅行证件;港人使用Google、YouTube、Facebook等网站的生活和工作习惯完全不受干扰。

紫荆党认为,亚洲个体主义精神,构成香港核心价值观的基础,令香港有别于内地。(HK01)

更为关键的是,北京和港府维护和尊重香港人的价值观。政治、经济领域的冲突,在本体论层面体现为利益冲突,而在规范层面直接体现为价值观的冲突。香港社会沿袭了英国文化的根基即个体主义精神,相信个体先于社会和国家而存在,后者是个体为了自己的目的而联合的产物;相信对于个人而言, 社会和国家都是一种工具性的存在;相信“我的茅屋,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的个体自治精神。个体主义在生活方式上要求自我作主、自我实现;在经济层面要求维护私有产权、鼓励自由的市场竞争等。概言之,个体主义是把社会中的每一个人都当成“人”来尊重,个人的尊严不能用安全、权力和财富来补偿。

个体主义价值观是现代资本主义的伦理基础,激发了人类的工作积极性、创造欲望、创新活力,有助于增加社会财富和福利,推动人类文明快速发展。个体主义为私有产权提供了道德和法理依据,而私有产权挖掘出人性中的创造和创新元素,通过市场竞争驱动资本主义展现其正面作用,为人类贡献科学知识和福祉。作为一种本质上求善的伦理,个体主义追求自我人格的完美发展,追求自我理想的实现,凸显了人的尊严、自主和自我发展。它能够令资本主义克服其对社会经济的破坏作用,也引导资本阶层超越个人和家庭的奢侈享受。其实,这为企业研发的巨大资金需求、企业对超额利润的谋求提供了合法性。企业唯有敢冒风险,持续不断地创新,才能在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并持续不断地服务于公共利益。

然而,个体主义存在不同形态,香港的个体主义不仅异于内地以集体主义为主要内容的社会主义价值观,也与英国个体主义存在巨大差别,与后者的主要分野在于事实上渗透到香港社会毛细血管的亚洲价值观。怀抱这种价值观的香港人,重视和谐相处的人际关系;重视以孝道为核心的爱亲、养亲、敬亲家庭观;重视发展个人、服务社会的教育观;崇尚节俭,反对奢侈浪费;尊重勤奋敬业、脚踏实地的工作伦理;侧重社会协商,反对阶级斗争;要求政府勇于担责,权责相应,通过政绩获得人民的认可;要求作为公器的媒体承担社会责任,维护公共利益。

香港的亚洲个体主义精神令香港成为那些充满个性、刻苦耐劳、自强不息的华人所喜爱的栖息地。自19世纪50年代太平天国运动开始,香港长期是内地难民的庇护所。在不同的历史阶段,无数颠沛流离的民众,怀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离开故土,来到相对安宁自由的香港。香港经济曾经远远不如内地大城市,但由于能够为广大个体提供自我发展的环境,大量有志之士,携带着知识、经验、资本、设备甚至只有一腔热血,大规模涌入香港,在弹丸之地上以小博大,成功演绎了举世闻名的香江奇迹。亚洲个体主义精神,构成香港核心价值观的基础,令香港有别于内地,过去成就了香港,未来更会激励港人再造辉煌。只要我们港人抛弃盲目排外、狭隘自私的部落主义观念,不搞小圈子,以开放竞争的心态拥抱未来,香港将继续成为吸引全球特别是华人社会人才群体的乐园。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