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推动普通话考评的需要与智慧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近日,中国国家教育部在《粤港澳大湾区语言生活状况报告(2021)》中建议香港将普通话适度融入考评体系,曾任香港语文教育及研究常务委员会主席的立法会议员田北辰认为,由于目前推动普通话成效有限,应在中学文凭试的中文科考试中拨出一定比例,加入普通话口试。而前教育界立法会议员、教协副会长叶建源则认为,现行政策下的教师语文能力评核、国家语委的普通话水平测试等或已足够。

事实上,普教中、推广普通话等议题虽在香港回归后屡有提及,但在粤语使用比例高达九成半的香港,这不仅让教育界头疼,亦每次都让不少市民如临“外敌”,引起不少关注。比如2018年浸会大学豁免普通话考试引发了的粤普之争。这些争议从根本上说离不开对“中国语文”、“普通话”、“粤语”等概念及其关系的讨论。

有教育机构分析,香港学生普通话拼音及声调表现较差。(HK01)

陆港两地书同文、语相异

语言分为书写与听说。内地与香港几乎可以说“书同文”,最大差异只在于一个用简体,一个用繁体。但两者都属汉字体系,大部分人生活中在两者之间没有太大的阅读障碍。而在用词上,根据《普通话水平实施纲要》,广州话与普通话需要转换对照的用词只约占常用词语表的7%。至于语法表达上,虽然香港会保留一些粤方言的表达习惯与色彩,但教材选文和句法学习都与内地一样,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为语法规范。所以我们不难发现,香港人与内地人靠书写交流几乎没有障碍。

两地更大的交流障碍与差异更多地体现在听说上。值得注意的是,这种障碍并不只存在于粤语与普通话之间。汉语体系内江浙的“吴语”、江西的“赣语”、湖南的“湘语”等都互不相同,存在沟通阻隔。语言隔阂非常普遍,大到不同国家之间,小到粤方言中也有“四邑话”、“广府片”的不同。而这种隔阂也确实会在日常交流层面影响到社会沟通与发展。所以国际社会以英语作为国际语言,方便国际性的交流,而内地则以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官话为基础,推行能普遍共通的“普通话”以消除汉语体系内的语言隔阂。

普通话重要的是实用沟通

故此,香港推广普通话推广的主要方向在于听说,主要目标在于能够无障碍沟通即可,尤其是两地人口交流愈来愈频密,香港学生有需要具备听说普通话的能力。在听说的考核中,对于文凭试考生来说,虽然不必过度追求完美发音与腔调,但仍应以能有效沟通为前提。

但若推动得过度宽松,比如叶建源认为般不设考核,亦可能会让人失去学习的目标与动力。因此,田北辰建议的增设普通话口试是值得考虑的方向。当然,具体考评应该如何厘订,会否只予以合格或不合格的评级,达到能沟通与不能沟通的评定等,也值得教育界以至官员慎思。事实上,内地推广普通话亦没有设立专门的听说标准化考核,社会的共识是发音不影响沟通。

而现时教育局课程发展议会编订的《普通话科课程发展指引》中,将普通话学习范畴分为聆听、说话、阅读与拼写四个范畴,建议在整体中国语文课程学习中分配17-30%的课时的意见也可再做讨论。毕竟阅读无需额外再学,拼音不为考核拼写只是辅助发音时,或更能在有限的课时中精准提高学生普通话对话能力。

普通话与方言文化平衡

其实掌握多一种助于沟通的语言工具绝对为好事,我们无需反应紧张。一些人有反弹情绪,或许在于政治、身分认同打压的指控,或认为考核脱离沟通实际需要等。此等争议亦考验港府如何处理。事实上,如何在普通话与汉语各地方语系之间取得教育平衡,内地各地区亦曾引起讨论。广州政府2010年曾想要进一步推广普通话,推出在电视台增加普通话节目,又有学校在发现学生说粤语时采取扣分等措施,引发广州本地的“撑粤行动”,在本地发起多次支持粤语游行。

而近几年,内地不同地区也在反思过去推行普通话与当地方言保留之间的失衡。比如多个省市学校为了鼓励学生课后说普通话贴出的“做文明人,说普通话”等标语,让如今的社会反思这是否过度贬低了地方语言的地位。而不少地方社会也开始感受到新一代会说方言的小孩愈来愈少时的文化单调性,认为失去了过去中国南腔北调的多元特色。

从理念上看,不同语言或方言不应该有高低之别,不同地方语言本身也是地方文化的载体,有保留的必要性。但为了沟通和实际社会需要,书同文、说同语亦有其效率性,尤其香港与内地的关系只会愈来愈密切。这种统一的便利与方言文化的特色保留难点争议广泛存在。香港应多方总结内地推广普通话历史中的得失,既正确认知同说普通话带来的便利,也能意识到粤语文化值得保留的独特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