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议题成为美国整合“反中”力量的一个支点 中国需要长期警惕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香港立法会选举结束并于1月3日举行宣誓就职,香港特色民主制度发展在实践层面进入新阶段。美国国务院和财政部在选举结束后当天宣布,根据“香港自治法”将5名此前已被制裁的香港中联办副主任列入制裁名单,但其实人们都明白,这样的重复制裁更像是一种应付了事的姿态,是为了对内部和盟友有所交代,对香港选举结果根本造不成任何影响,更干涉不了北京的涉港决策。

事实上,早在2020年6月30日香港国安法在北京通过之后,美国对香港事务的直接介入能力就已经被阻断,在中美围绕香港实质治权展开的争夺中,美国在彼时就已经彻底落败。

出于政治脸面考虑,近一年多来,尽管美国官方从未公开承认过失败,但是包括美国官方在内,任何人在心里都很清楚,从国安法在香港落地的那一天起,美国直接介入香港事务的时代就结束了,这次香港立法会选举在美国再三表示“关切”的情况下仍能顺利进行,而且在宣誓就职时根据治港需要引入不少新元素,如在宣誓现场悬挂国徽、特首监誓等,就证明北京已经彻底掌控了香港局势。

但另一方面,香港问题也不会这么轻易过去,虽然中美围绕香港的争夺以美国失败结束,但是香港作为一个可以向中国施压“工具”,美国决不会轻易放弃。不仅不会,美国还正在利用香港议题整合西方力量,通过对中国治港新实践进行污名化炒作,以关切香港民主自由为名,强化与盟友体系的合作,以达到联合盟友共同应对中国崛起挑战的目的。

这是美国在历史上屡试不爽的招数,回顾中美关系恶化以来美国的对华战法可以发现,即便在喜欢单打独斗的特朗普时代,美国也没有放弃联合盟友对付中国的想法,只是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同时也把一些盟友作为竞争对手,从而使其很难在中国议题上将盟友团结动员起来。

在特朗普(Donald Trump)时代,美国曾尝试将南海作为一个整合盟友力量对付中国的支点,但是因为南海问题实在和其多数盟友无关,引不起大家兴趣,除了极少数国家反应,这个策略失败了。美国在彼时还试图通过炒作疫情溯源来整合国际社会围剿、孤立中国,也被中国在反击的同时通过强化与世卫组织的合作等成功化解。

G7领袖共同提出抗衡中国“一带一路”的全球基础建设计画,针对中国人权、新疆与香港问题提出关切,乃至强调“维持印太地区自由开放的重要性,台海和平稳定的重要性,反对东海南海现状被片面性的改变”。(Facebook@Joe Biden)

但是,在随后爆发的涉港与涉疆议题上,美国的策略明显开始凑效,中美围绕这两个领域的对抗斗争,被美国成功泛化为中国与西方之间就民主自由人权等价值领域的对抗。在这些美西方可以找到价值或利益共鸣的问题上,不仅五眼联盟采取了一致行动,G7与欧盟也多次就此表明态度,中欧之间还因此而互相制裁,对双边关系造成了极大冲击,本来已经启动的中欧投资协议,也因此被欧方单方面搁置。

拜登上任后改变了特朗普对盟友的态度,同时在中国政策上也更加重视通过强化与盟友及伙伴体系的合作来联手对付中国,台湾议题、新疆议题、香港议题都成为拜登政府拿在手里试图进一步整合西方力量孤立中国的工具。

所以,虽然美国已经在中美争夺中失去香港,但是拜登政府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利用香港议题强化与西方盟友关系的契机,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孤立中国。

这次香港立法会选举,美国就没放过这个机会,选举结束后在美国主导或影响下,“五眼联盟”、G7、欧盟等都频频发声,掀起了新一波围攻中国的浪潮。

表面上看,无论“五眼联盟”还是七国集团的声明都是在围绕香港问题表态,美国政府除了进行联合表态和对香港中联办官员的象征性制裁之外并没有太多大的动作,但是剥开这些表象,可以很容易发现美国的主导角色,这些表态与其说是西方对香港民主的关切,倒不如说是西方国家在拜登政府影响下对中国进行联合施压。

虽然这些声明看起来好像特别空洞,而且发表联合声明也不意味着采取一致行动,但是这些动作至少说明中美围绕香港的对抗还远远没有结束,美国绝不会轻易放弃香港这枚棋子,在自由民主人权等价值观议题上,西方国家已经被拜登政府成功动员起来,香港正是其进行盟友动员的其中一个支点。

所以,虽然中国在围绕香港展开的中美争夺中已经先下一城,但是中美围绕香港展开的对抗,尤其是美国利用香港议题整合国际“反中”力量将香港争议泛化为中西方冲突的努力还远没有结束,而且这种努力似乎已经在其盟友体系有所成效,这是中国以后治港与外交工作需要面对的一项挑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